最好的我们番外 最好的我们小说番外

2020-10-15 08:39 · 潜江资讯网

过了好久,旬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认识了这么久的“男子”居然会是女扮男装,在外头这样大胆的行走。

不看不知道,一看,旬邑是真的被吓了一跳。云氤微的耳朵上有耳眼,只是用妆粉给遮住了,但是在这样近的距离下,旬邑还是能看得出,云氤微耳朵上的眼。

还有脖子,细白的脖子上,没有男子常有的那个凸起,平日里云氤微都是用较高领子的衣服,将脖子遮住,但是方才两人的动作,让云氤微的衣服稍稍有些乱了,这才露出了这端倪。

旬邑一边往布大叔的酒馆中走着,一边眼睛发直,愣愣的想着方才的事情。不知为何,旬邑的心中,竟然多了几丝隐秘的欣喜。

原先,云氤微是男儿身,旬邑心中也对她生出了几分不可捉摸的情愫来。旬邑是在葛满长大的,对礼教伦德,向来没有弋朝人这样看重,但是对于自己居然喜欢上了一个男子,还是敌家的儿子,旬邑也总是会在夜里,收这个问题的困扰,辗转反侧。

如今,骤然得知云氤微居然是个女子,旬邑的心中升起了几丝欢喜,面上却还是没有表现出来,走进布大叔的酒馆的时候,布大叔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

旬邑的眉头紧皱着,丝毫没有了往日的活泼,心不在焉的样子,也是让布大叔心中一阵紧张。赶忙快步走上前,紧张的问道:“这是怎么了,不是都快要走了,又出了什么事情,怎么这样的脸色?”

旬邑看了看布大叔,心中有些古怪。正如布大叔所言,他要走了,再回来之时,大约就明明白白的是云家的敌人,为了覆灭大弋朝而来。

而云家忠于大弋,绝对不可能倒戈。到时候,他与云家只能是夙世的敌人,那么他与云氤微,也就没有分毫的可能。

这样想着,旬邑的心中又多了几丝失落:“没事,没什么,只是在想些事情罢了。明日就要走,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相关文章:

男朋友抱着我在图书馆做 男友一见我就不停的要我

儿子打工夜里搞我-高考前与母亲偷情

穿着裙子在野战——啊快停下好痛快抽出去

宝贝乖一点把腿岔开 小龙女店小二客栈

世界上最凶猛的蝙蝠,猪脸大蝙蝠嗜血食肉凶猛又罕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