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SM经历,三个女人自述第一次SM经历感受

2020-10-14 11:53 · 潜江资讯网

  说到SM,你第一会想到什么?痛?但就像陷入苦恋时,心灵甘愿承受痛苦一样,事实上,不少女人的身体很容易对痛产生快感!若你发现,你甘愿通过轻微的自虐和被虐获得快感时,这并非危险信号,也不是心理病症,只能说,你是痛并快乐着的“轻SM”一族……

  Jan,女,26岁,广告文案

  从公司回家已是晚上11点,电脑的屏幕上写着:床上有礼物送给你,进屋,摸到一个裸体男人,我好气又好笑,蛮横地说:姑奶奶还要做案子,别胡闹!没想到这个平时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突然发起威来,扯下枕巾三下五除二,将我的手反绑在身后,在我的惊呼声中,直直地强行进入我的身体……他破天荒没有叫我宝贝、而是恨恨不如意地:“看你还敢加班,看你还做不做案子……”那种微痛的肆意的快感,竟然使得我浑身瘫软如棉。

  那以后,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会故意在公司“加班”几天,为的是激发出他的“强硬”,呵呵,其实我想,猴精一样的他心里清楚着呢!这样貌似“SM”的“征服运动”无非是爱情的新娱乐方式!

  艾琳,女,34岁,全职太太

  结婚7年,当晨愁与寂寞通过我的眉笔描在脸上时,我看到镜中的自己有点儿冷、有点儿空洞——是时候改变一下自己了!

  于是,在某闺蜜指点下,我学会了“咬”和“捏”这两种感性而美妙的身体语言。他的耳朵是树上的木耳,他的眼睛是千年古泉,他的唇是万丈深渊……咬他的颈,像一个美丽的女鬼,指甲刻过他的腰背,留下爱的记号,拧他的臀,重重地,爱不释手地……这样的“热身”驱除了内心的怯弱、冷感,唤醒了自己的每一寸肌肤,曾经激动人心的风卷残云的那种“痛快感”又回来了,好像恋爱时我们手牵手涉过溪流,有点儿晕乎,有点儿陶醉……

  杰西,女,28岁,人力资源

  第一次遇见他时,我就知道自己沦陷了。可是,他是公司里有名的帅哥,而我却是身高不到1米6的丑小鸭,我只能痛苦地把这段感情放在心里纠缠,冲击。

  但老天有时候就喜欢开离谱的玩笑,偏偏轮到我和他出差,那夜,从不喝酒的我鼓起勇气喝了三杯红酒,然后敲开了他的房门……那时候我想,就这一次了,他的一生,我就要这一晚,我几乎是在一种濒死的感觉中,将身体弯曲成各种不同的姿态,千方百计地曲意奉承他,甚至带点卑贱地讨好他……

  我以为不再有下文,可是,他却主动来找我,一次,两次……他告诉我,和我在一起,他能感到莫大的激情和满足,而我呢,总是恐惧着这一次后就会失去他,每一次我都当做是末日一样,在一种近乎自虐的状态下,达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如今我已经成了他的妻,如你所料,那种濒死的感觉一直主宰着我们的激情,给我们具大的满足和欢悦。

口述:SM经历,三个女人自述第一次SM经历感受

相关文章:

数据失真、竣工环保验收弄虚作假!这家企业被挂牌督办了!整改完成完后,重新履行验收手续,或移交公安机关

AKB48橘梨纱(たちばなりさ,高松惠理)9部番号全集作品大全及番号列表封面图片预览

欧美肥老太牲交 嗯痛你轻点不要停

喝酒了把头埋在你腿里吸/征服风流短裙美妇

常州专业制造杀菌消毒水处理设备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