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评分9.0以上古言冷门偏僻但好看的小说

2020-10-14 10:07 · 潜江资讯网

他慢慢的俯下身,露出一个温柔的笑,轻轻出声,生怕吓着了他。

“阿辞,还认得我是谁吗?”

似乎是听到熟悉的声音,辞从疯狂的恐惧中慢慢抬起头,脸上,眼中,尽是茫然之色。姜华看他的反应,大概…也不是完全不认得的吧?想着,又慢慢开口,试图让他从过往的记忆中脱离出来。姜华心下一动,抬手施了一个解酒的法术。

“阿辞,我是子渊啊。”

“子渊…”辞眼中逐渐有了焦点,口中喃喃念着姜华的名字。“我这是…?”辞有些状况外。明明自己的记忆之前是在石桌上和姜华喝酒聊天,怎么现在反而在这梨花树下了?姜华还在他面前,脸上是还没褪尽的担心和心疼。

自己刚刚是…怎么了?

长久以来的经历,现在让辞所有的条件反射,也就无非是中毒,被下药之类的。确实,换作平常,就算要醉他肯定也是知道的,不可能像这次一样不由分说自己都没察觉到任何迹象就醉了。

姜华看他清醒了,恢复了之前的笑容,语气里还有几分调笑的意味。“阿辞酒量这么差啊,你刚刚喝醉了,还说了好多胡话呢。”姜华本来也不擅长撒谎,但是想起之前辞喝醉时一脸孩子气的对着他说“糖葫芦”还重复了一遍,也不禁笑出声来。

“阿辞,你刚刚对我说想吃糖葫芦,真的?”

辞此刻却完全听不进去姜华的话了。醉了?怎么可能!自己的酒量自己会不知道了?那坛酒根本就是一坛清酒,而且还是和姜华对半喝的,如果没有下药,怎么可能就醉了?酒里…有什么东西?

辞心里不由自主的带了几分戒备和寒意。姜华看着周身气氛突然变得有些诡异的辞有些不知所措,敏锐的感觉让他清醒的意识到辞此刻心情肯定不好。仔细想想还以为是自己说了什么让他不高兴了,想想刚刚自己提的阿辞喝醉了的事情,大概是…自尊心作祟?

顾不得什么原因了,姜华立刻转移了话题。“说起来,今天是你的生辰,阿辞是何时生的?今年几岁了?”

相关文章:

好硬再深一点口述_纯肉黄污短文片段

i7和i9差距有多大

伊人大查蕉亚洲 飘花伊人官网

[JUC-538]长泽梓(长泽あずさ)若義母のマル秘性教育 Vol.2 長澤あずさ

农村乱睡 兄弟的女人一次来了三个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