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工番口番全彩 口工漫画里库番本

2020-10-05 21:49 · 潜江资讯网

知无不及…言而无信?这…啸雨嘴角抽了又抽,颇有羊癫疯的发病征兆。我见状,忙关心道:“啸大爷这是怎么了,啊,不会是什么绝症吧。”

啸风斜眼看我:“没什么,我只是发现,你被逐出教后,更会说了。”

我轻笑出声,一夹马肚,马儿小跑起来,啸雨不解,从后面跟上:“出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像没事人似的!”

没事人?我眉角抽搐,扭头看他:“那你说什么是有事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然后自刎以示清白?这哪像我的作风!”

闻言,啸风若有所思的看着我,轻声呢喃道:“确实不像!”我笑笑,没说话。

可是他皱皱眉头,又说道:“可我还是想不明白,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若说以示清白,莫月教所有的人都可以为你作证呀。”

我嫣然一笑,反问道:“那你说,离珂是莫桑什么人?”啸雨有些不适应我突然换掉的称呼,想想,倒也顺势习惯,可却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虽有疑问,他倒也顺从的回答:“她,是教主的新婚妻子。”

我笑眯眯的点点头:“很好,那你知道莫桑和离珂的感情吗?”

听我这么问,啸雨有些明白了:“离珂姑娘和教主的感情向来很好,看起来,似乎并不在教主与少主的感情之下。”

我汗,他还真不见外,也不斟词酌句,想到便直说,真不怕伤到我!

说起来,我倒也不是太在意,其实,他若小心翼翼的跟我说话,我还真不习惯!

想着,我再点头,脸上笑意更浓:“那如果让你选,你会选新婚妻子,还是选没跟自己多少年的私生子?”这话一说出来,把我悔的差点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丫丫的,十年呀,还算没跟多少年?

啸雨显然没抓住我的这个语病,只是俊脸一红,半响,才羞涩的低声说:“我…我没有新婚妻子,也…也没有私生子!”

我爆汗,这家伙,还真是会抓重点词!

舔舔嘴唇,我承认自己问的这个问题是有些失败,只得自己全解释给他算了:“莫桑很爱离珂,莫桑为了她,可以不要自己的儿子。”哼,反正不是亲生的。

相关文章:

涨乳催乳改造调教公主,奶头好胀快点揉揉啊哦沉默调教

加强水厂监督检查 确保生活饮用水卫生安全

快猫破解版 apk 快猫apk5.0

坐在木马上做 边做饭边给艹

宝贝别舔了豆豆好麻啊 求求你不要舔了要尿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