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传诵出岁月辉煌

2020-10-03 07:59 · 潜江资讯网

一九五六年国庆节,北京举行的庆祝晚会,坐在观众席上有来自全国的各界代表,前排就座的是解放军代表团。这些身经百战的将军们身着新式制服,佩带勋章,英姿勃发,格外引人注目。

帷幕拉开,精采的演出赢得阵阵掌声,整个会场充满欢乐和喜庆。

报幕员上场:“下个节目,兴国山歌”这时坐在前排的将军们一阵骚动。

随着悠扬的山歌唱起,将军们轻声跟着哼唱,眼眶湿润起来,有的掏出手帕轻轻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泪眼朦胧中,他们想起了当年那激情燃烧的岁月,思绪飞回到遥远的故乡:兴国。

兴国县地处江西省的中南部,雩山支脉绵延全境。东、西、北三面环山,中南部为丘陵亘绵。这里有山有水,钟灵毓秀,人杰地灵,是我国客家人聚集的主要地域。

生活在这方土地上的客家人,刚毅果敢,直率诚挚,在山水的滋润下又充满了乐观与豪放,喜用山歌抒发情感,男女老幼,皆能即兴放歌。

据传,兴国山歌始于唐,盛于宋,历史悠久,但真正赋于它新的生命活力还是在第二次国内战爭期间。

一九二九年,朱德率领红军从井岗山辗转来到兴国时,当地民众就唱出了“日头一出红彤彤,来了朱德,千年铁树开鲜花,工农做了主人翁”歌声唱遍了整个中央苏区,兴国人民用双臂迎接和拥抱自已的队伍。

红军的到来,印证了早先就在民间流传的关于朱德、的谶语:“八牛闯天下,反手定乾坤”尽管此说已无从查考,但兴国人民渴望翻天覆地的伟大变革是真心实意的,只要一颗火星,就会燃成熊熊大火。

注:朱字拆开是八牛,反写的手是毛字

不知是巧合,还是上天的眷顾,“兴国”这独一无二的地名,昭示了一个时代的开启,中国在这里迈出了辟地,兴邦建国的坚定步伐。

随着中央苏区的建立,这里的人民安居乐业,社会欣欣向荣。可是政府倒行逆施,污蔑苏区百姓是土匪、流宼,对这里进行残酷的围剿。

在白色恐怖下,蒋军在苏区烧、杀、抢、掠,残无人道的制造无人区,犯下了闻所未闻的罪行。

兴国人民没有屈服,他们向往着美好的生活,宁愿站着死,也不跪着生。

在村头、巷尾,山岗、河边,乡親们唱起山歌表达心声和呼唤,“敢来敢担当,不怕头上架刀枪,割了头来还有颈,挖了心肝还有肠,彻底旧世界,黑夜熬过就天光”唱着这首山歌,成千上万的兴国子弟参加红军。

当时全县不到二十万人口,就有八万多民众参军参战,父送子,妇送夫,有的是全家参加红军,三天之内组建起“兴国模范师”“中央警卫师(工人师)”“少共国际师”走上战斗前线,兴国山歌也就留下“一首山歌三个师”的千古佳话。

在军队的围剿下,红军被迫放弃中央苏区根据地,进行战略转移。

在行军队伍中,有一位兴国小老表,当时还未满十六岁。他的二个叔伯和堂兄弟都参加了红军,在激烈的战斗中相继牺牲,他成了家族中唯一的男丁。

他跟随父親所在的红三十四师,担任全军的后卫。当来到湘江边时,形势已十分危急,敌人沿湘江两岸迫近,妄图在此全歼红军。

红三十四师由清一色的客家子弟组成,为了保证红军主力渡过湘江,已经顽強阻击敌人三天三夜,几乎是弹尽粮绝。身处绝境,已无生还希望,师长陈树湘为了保住小老表这根独苗,要他脱离部队,马上过江。

但倔犟的小老表坚决不离开部队,没有办法,陈树湘只好下命令,派他执行任务,送信到总部。

临行前小老表的父親见了儿子最后一面,用衣袖擦拭去儿子脸上的泪水,并把自已的八角帽给他戴上,用这种方式诠释了父子间的生离死别。

小老表到了红军总部把信交给了首长,打开一看,草草几个字:“留下这条根吧”陈树湘以这种方式悲壮诀别,还把最后的人性光辉洒在这个瘦弱的孩子身上。

注:当时尊称江西人为老表

陈树湘率红三十四师八千将士战至最后,仅剩百余人,完成了掩护中央红军渡过湘江的任务。

在突围中,陈树湘不幸腹部中弹,被敌人抓获,敌人得知他是红军的高级将领,如获至宝,押送他到剿共行营邀功。

在押送的担架上,他从伤口处把手伸入腹部,抠住肠子,大喝一声,使尽全力绞断,壮烈牺牲,时年二十九岁。

当的高官们看着这位衣衫褴褛的红军指挥员的尸体时,始终弄不明白何来这样的勇气和绝决,但他们心底也承认,这样一支队伍是他们不可能战胜的。

“断肠人在天涯”这是文人墨客抒发愁思的故作矫情,平时人们所说的断肠都不过是一种无病呻吟,从古到今除了陈树湘谁人断肠过?

陈树湘的断肠那是一种忠诚,完成使命,慷慨赴死;陈树湘的断肠那是一种信仰,舍我一人,救得苍生,真正达到天下人仰望的人生最高境界。

在红三十四师湘江边与敌人浴血奋战的同时,另一支兴国子弟兵,“少共国际师”正在湘西通往广西的崇山峻岭中,逢山开路,逢水架桥,昼夜鏖战,冲破了敌人设下的层层封锁线。

这支名闻遐迩的劲旅,全部由苏区的青少年组成,小的十三、四岁,大的十七、八岁,平均年龄不到十八岁,师政委肖华将军当年也才十七岁。

真是英雄出少年,后人有诗曰:“少年有志报神州,一万虎犊带吴钩,浴血闽赣锐无敌,长征路上显身手”

这支被敌人笑讥“童子军”的队伍,誓师出征第一仗,就在闽西消灭敌人五百余人,缴获大量的武器。

此后,这些少年英雄东征西讨,经历上百次残酷的战斗,屡立战功,受到和的嘉奖。

这支队伍里先后走出了二十三位开国将军。荣誉是流血牺牲换来的,在生与死的考验面前,他们抱定必死的信念,才赢得生的光荣。

最难难的时刻来到了,红军翻过了雪山,来到了八百里茫茫草地。

这草地并不是人们想象的春暖花开,绿草茵茵,而是千古没有人迹的沼泽地,泛着黑水和动物尸体的腐臭。

更要命的是根本找不到粮食,军幸灾乐祸地认为,饿也会把红军饿死在这里。

极度疲惫的红军将士,饿着肚子,忍着伤痛,互相搀扶着,义无反顾地踏入这死亡之路。

那些小战士们承受着与一般的磨难,饥、寒、伤、痛和恐惧一齐袭来,他们没有哭泣,没有退缩,而是用歌声作为回应,“哎呀来,炮火声来战号声,打个山歌你们听,快跟敌人决死战,红军哥,打到抚州南昌城”稚嫩的歌声在草地上回荡,唤醒了不屈的灵魂,鼓舞着这支面黄饥瘦,衣衫褴褛的红军队伍;直唱的东方日出,西天霞落,红小鬼的英雄气概,惊天地,泣鬼神。

有一天,大家都习惯地四处眺望,怎么没听见红小鬼们的歌声?难道他们掉队了吗?

红军首长沿着来路找回去,远运看见他们宿营地,小战士们还背靠着背坐在草地上休息。

首长大声喊着,但他们好象没有听见一般。走近一推,小战士往后一倒,身体已经僵硬,几十名红军小战士就这样连饿带冻,被草地吞噬了年轻的生命。

这时才注意到他们大部分脚上的草鞋都已烂掉,脚肿着并流着脓水,干粮袋干瘪的一粒粮食都没有。

首长掰开一位红小鬼紧握的手,一根铅笔头掉落地上,一张纸片上歪歪倒倒的写着“北上抗日”也许是昨晚宿营时还在辨认这刚学会的字。

他们虽然文化不高,但却深晓民族大义,小小年纪便肩负重任,勇赴国难,直致生命的终结,比起那些饱读诗书,坐在屋子里喝着咖啡,仅会评头论足的空谈家们不知强上多少倍。

首长泪流满面,他带出来的这些兴国子弟,还是一群孩子呀,再也看不到远隔重山的家乡故土、父老乡親,永远长眠在这荒漠的草地。

红军战士脱帽向这群安详睡着般的雕像,众人含泪唱起了小战士们最爱唱的兴国山歌,“打支山歌过横排,横排路上石崖崖,哎呀走了几多石子路,着烂几多烂草鞋”挥泪了同伴尸体,继续征程。

据史料记载,兴国子弟仅在长征路上牺牲的就达12038名,几乎每公里就有一名将士倒下,悲哉,壮哉,让我们向他们致以最崇高的敬礼!

胜利的曙光终于到来,红军坚韧不拔终于走出了草地,这支钢铁般的队伍,这些从血与火里冲杀出来的铮骨铁汉,再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他们的前进。

大江南北,长城内外,闪现着他们的身影,驱逐日寇,蒋家王朝,建立起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兴起的国家屹立在世界东方。

当美帝纠集十六国联军在半岛燃起战火时,那些当年的红小鬼,已成长为我军的高级指挥员,他们指挥着千军万马,与敌决战长津湖、汉川江、上甘岭,直把不可一世的美帝打的丢盔卸甲,退过三八线,取得了保家卫国的伟大胜利,为中国人民赢得数百年未有的扬眉吐气和国际声望,我们为有这样的先辈感到自豪!

坚贞不屈,百折不挠,不畏强敌,勇武刚强,一扫民族千年积弱,挺起中国人的脊梁,鼓午人心,掁奋人心,我们为有这样的先辈感到骄傲!

在此向国的英雄们致敬,向兴国人民做出的巨大牺牲和伟大贡献致敬!

文字:夜航船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红军

中国工农红军是中国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简称"红军"。全国红军发展到最多时达到约30万人。由于王明“左”倾错误的战略指导,中央红军未能打破国民党军的第五次“围剿”,被迫于1934年10月撤离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长征。在长征中,红军粉碎了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战胜了无数艰难险阻,于1935年9月、10月和1936年10月先后到达陕甘革命根据地和甘肃南部地区会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根据中共中央同国民党政府达成的协议,主力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在江西、福建、浙江、广东、湖南、湖北、河南、安徽8省13个地区坚持斗争的红军和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

相关文章:

方大同快乐大本营 方大同做客《快乐大本营》

坂口美穗乃(坂口みほの,Sakaguchi Mihono)出道作品全集番号大全及番号列表ed2k种子下载链接封面图片预览 持续更新……

一女多男辣文 女主她浪到飞起[穿书]

清华大学精品课程,清华大学公开课网站

MKMP-033 大量潮吹 水嶋杏樹作品2015年11月13日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