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蓉又痒了 身上痒

2020-09-30 20:22 · 潜江资讯网

可谁知,雪若这一笑,笑得小厮骨头都酥了,只懂站在那儿傻傻地笑了。

“古铭,古铭。你怎么还不快回来?”

此刻而来的是一个脸上胭脂水粉足有三斤,头戴大朵红花穿着暴露,身上有着浓浓花香的半老徐娘,也就是红楼阁的泰山北斗—老鸨,俗称艳娘。

好标致的人儿,艳娘在心中暗暗赞叹。朱唇不点而赤,水灵灵的双眸泛着盈盈眼波,柔情似水。小巧的樱鼻,脸上不施粉黛而清丽脱俗,身着意见淡雅的水蓝色襦裙,头上也仅以一条水蓝色丝带作为点缀,轻风拂过,瀑布似的青丝和着丝带随风舞动。更为雪若增添了一丝飘逸与出尘。

而当艳娘目光在瞄向凌梦她们的时候,又不由一怔:一个冰冷孤傲,一个活力四射,一个梦幻神秘。四个小美人儿,你们休想掏出我艳娘的手掌心。此时,她已经看到了钱张着脚向她跑来的情景,双眼都变成了¥¥。

“他们,值多少?”凌梦不带一丝感情地开口,纤指指了下轩泽等人又指了指告示。

“他们嘛。”艳娘眯着眼睛打量了下他们的俊容,“一个五百两如何?”

“好,五百就五百。”吟芯立刻接口,反正她们是干稳赚不赔的生意,不用计较那么多。

“姑娘够爽快。古铭,你在这陪着姑娘,我立刻去取银子。”这是,艳娘有摇摇摆摆地回了她的红楼阁。

过了一炷香:

“姑娘,这是五百两银子,您点算好。”艳娘一边献媚地笑着一边盯着一个不醒人事的男主在心里想到:今天这桩生意真是稳赚不赔啊,就你们几个小嫩芽还想和我艳娘斗,再修练个几十年吧!

吟芯点算好了数目,拉上凌梦、雪若、逸幽即将转身离去的时候,艳娘朝她随行的四个面容清秀的婢女使了个眼色。婢女立刻会意,走向前,整齐地伸出手刀“砰”把四女主劈昏。

啧啧,自作孽,不可活呐。

“这哪啊?我怎么会在这?我的手脚怎么被绑了?”刚醒来的呈竣在看到同伴也醒着时忍不住当了一回好奇宝宝,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相关文章:

丰满的寡妇 丰腴饱满的极品熟妇

叶思如 我是特种兵之霹雳火叶子的扮演者是

用电动棒一直放里面出去逛街|受被两个攻轮流做3p

你弄在里面吧这样更舒服:自己坐上来深好

捡搬家家里全是胸罩 将军抬起她两腿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