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跪趴灌满子宫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

2020-09-21 12:35 · 潜江资讯网

“那你把挡猫瓶拿掉不就好了?”

“这并非根本的解决之道。如果有想租的人来看房子,看到满院猫粪,又该怎么办?若我们还在,是可以天天打扫,可明天这里就没人住了,肯定会臭得要命。”

“所以你就杀了它?”

“理惠知道这件事吗?”

日高扬起半边脸,一边笑一边摇头:“哪能让她知道!女人啊,百分之八十都喜欢猫,要是我跟她讲了实话,她肯定会说我是魔鬼。”

我不知该怎么接下去,只好沉默以对。这时恰好电话响起,日高拿起话筒。

“喂?啊,你好,我正想你也该打电话来了…嗯,按照计划进行…哈,被你识破啦?我这才要开始写呢…是啊,我想今天晚上一定能搞定…好,我一完成就马上传过去…不行,这电话只能用到明天中午,所以我打电话过去好了…嗯,我会从酒店打过去。好,那先这样。”

挂断电话,他轻轻地叹了口气。

“聪明社的山边先生。虽然我拖稿拖习惯了,不过这次他真的不放心。因为他怕我跑掉,后天就不在日本了。”

“那我就不多打扰,告辞了。”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就在此时,听到屋内对讲机的声音。我原以为是推销员之类,不过似乎不然。走廊上传来理惠走近的脚步声,接着是敲门的声音。

“什么事?”日高问。

门打开了,理惠一脸沮丧地探进头来。

“藤尾小姐来了。”声音闷闷的。

日高的脸就像暴风雨前的天空一样,布满阴霾。

“藤尾…藤尾美弥子?”

“嗯,她说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跟你谈。”

“真糟糕。”日高咬着下唇,“大概是听到我们要去加拿大的风声了。”

“要我告诉她你很忙,请她回去吗?”

“这个嘛,”他想了一下,“不,我见她好了。我也觉得就在这里把事情解决掉会更轻松,你带她过来吧。”

“好倒是好…”理惠担心地往我这边看来。

相关文章:

昆明市水务局开展主城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保护“十三五”指导性规划编制和主城水源区生态补偿机制调研

她无助的承受他 绝望 宁婉用嘴萧云卿

我爱二次元杨帅个人资料 曾上舞林争霸被人说是gay

隔着布料磨蹭敏感处 闺蜜就在旁边悄悄做不能出声音

蔡依林为考题道歉 缘故是那样真是令人惊个呆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