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闺密老公插了一晚上 我和闺蜜老公激情一夜

2020-09-21 11:57 · 潜江资讯网

>

被闺密老公插了一晚上 我和闺蜜老公激情一夜(图文无关)

我确实承认闺蜜的男朋友好厉害,但是不是在闺蜜老公竟然把我拖进洗手间的这种情况下!我不想做个破坏家庭的人,但是闺蜜男友的手真的是好有魔力。我实在是忍受不住缴枪投降在闺蜜男友的怀抱中!

直到这一刻孙怡然才知道,她最好朋友的新郎竟然是他——那个昨夜还在床上对她索求无度的男人。

他喜欢吃五分熟的牛排,他的大腿上有块淤青的胎记,他思考问题时总是会微微皱眉。

孙怡然以为自己很了解他,他结婚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

心底划过一阵痛,下意识地把两只手搅在一起,脸上却保持着暖暖的微笑,对她的好朋友程飞雪轻声说:“雪儿,恭喜!”

“我的闺蜜,孙怡然,我叫她洛洛美女!”程飞雪俏皮地介绍。

乔宇石淡淡地看向孙怡然,表情波澜不惊,仿佛从来没见过她。

“你好!乔宇石!”他很礼貌地说道,伸出他的大手,与孙怡然的握了一下。

也许六月的天太热了,孙怡然的手心沁出了细密的汗,只沾到了他的指尖,就慌乱地拿开了。

孙怡然不敢看他的眼,生怕会惊慌失措地让程飞雪看出她和他不同寻常的关系。

她的担心多余了,他是那样的淡然自若,当然不会露出马脚,让他心爱的妻子伤心。

程飞雪精致的脸上沾着一丝发,他偏过头看她的小脸时正好看见,微笑着伸手帮她拿掉。仿佛她的脸是易碎的水晶,他的动作是那样小心翼翼。

孙怡然的心又一次抽紧了,他从没有这么温柔地对待过她。她总以为他就是冷漠的人,原来不是,只是她不配不值他温柔罢了。

恍惚中,孙怡然像个木偶一般被人引领着进入酒店大厅落了座。

宾客厅很热闹,人们在热烈地讨论着一对新人的家世学识以及郎才女貌。

孙怡然却再也不能为好友高兴,她的丈夫能瞒着她与人保持那样的关系,可见是不值得托付终身之人。

为好友的未来忧心忡忡,又不能把这些告诉她,她必须想别的办法阻止这场婚礼。

给小勇哥发了一条信息,希望一切都还来得及。

做完这一切,婚礼进行曲忽然响了,众宾客站起身来,一齐迎接新人的到来。

新娘的父亲把一脸娇羞的程飞雪郑重地交到风度翩翩的乔宇石手中,如潮的掌声经久不息。

不知为何,孙怡然总觉得他曾在众多的宾客中寻找她的身影。

也许只是她的错觉,在她看向他时,他在深情款款地看他的妻子。

婚礼还在进行着,礼仪小姐已经端上了交杯酒,就要礼成了,她安排的人为何还没出现?

再看不下去他温文尔雅的笑,站起身,孙怡然悄悄离开婚礼现场。

洗手间里,她按动手机键盘刚要拨小勇哥的电话,后背忽然一暖,竟被一个男人紧紧地搂抱在怀里。

孙怡然吓了一跳,刚要叫,嘴又被一只温热的手捂住。这味道她很熟悉,不是乔宇石又是谁呢?

他不是在喝交杯酒吗?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为了我忽然放弃了今天的婚礼吗?

“我要你,现在!”他附在孙怡然耳边,不容置疑地说道,她的痴心妄想一瞬间被现实击的粉碎。

眉头不自觉地收紧,不可思议地转头看他,她想问他:你是疯了吗?

他却根本不管她想和他说什么,大手扣紧她的腰,三两步把她拖进了卫生间内,反手落锁。

为了实施侵略,他拿开了捂在她嘴上的手,来掀她的裙子。

“我不要!”孙怡然低吼道,第一次对他说这三个字。

至少这时,他是她好朋友的丈夫,她不可以做第三者。

那样她会瞧不起自己,仅剩的尊严也会彻底失去。

“你没有资格反抗!”他又一次在她耳边低语。

是啊,她没有资格,否则后果是她承担不起的。

“求你!放过我!她是我的好朋友,你不为我,也为了她想想,行吗?”孙怡然怀着最后的期望低声乞求道,眼泪已经在眼圈里打转了。

他可以不爱她,可他不能这样侮辱她,侮辱圣洁的婚礼。

他像没听见,单手粗暴地抓住她反抗的双手,另一只手朝她裙子探去……

孙怡然很痛,身痛,心更痛。

他从没管过她要还是不要,她想,在他眼里她连一条小狗都不如。

以为他结婚了,她可以功成身退,没想到会是如此的不堪。

“别怪我在这里要你,是你穿的太性感,让我忍不住想要你。说,是不是故意的?”

孙怡然闭着眼睛,咬着唇,死死抓住厕所的门,她的泪一滴滴地落在白色地砖上。

终于结束了!

孙怡然虚弱的几乎站立不稳,大口大口的吸着气,想让自己尽快恢复体力。

“满意吗?”他在她耳边,小声地问。

“这话应该我问你,只有你有资格满意,我没有。”孙怡然冷冷地说,转回身,冰冷地看他,他的衬衫上有一大片酒渍,红红的。

乔宇石一边整理自己的衣裤,一边轻弯了一下嘴角。

“很不错,你知道就好。”

“我们之间可以结束了吗?”她不想和他再纠缠下去,从前对他的感激,在他不顾她意愿进入的刹那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悲哀,是恨。

“还有九十二天。”

他记得还真清楚,精确到了日子,而不是年份月份。

“现在,接着去参加我的婚礼。”

他交代完,先打开厕所的门,出去了。

孙怡然无力地蹲下身,缓了好一会儿,才有力气重新站起来,整理好仪容回到酒店大厅。

重新落座后往前看去,乔宇石已经回来了,重新换了衬衫,继续喝交杯酒。

“嗨,美女,认识一下,我叫乔宇欢,你呢?”也不知什么时候乔家的三公子坐到了她身边,跟她搭讪。

这位乔宇欢是闻名的花花公子,据说就连漂亮一点的雌性吉娃娃他都不放过。

“嘘!”孙怡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往前方指了指。

“你愿意娶程飞雪为妻……”

“乔宇石!你这个负心汉,你出来!”酒店外传来女人的大叫声,打断了牧师的话。

孙怡然一直揪紧着的心豁然开朗,小勇哥帮她安排的人到了。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乔宇石,一瞬间整个大厅鸦雀无声,静的连落下一根针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对不起,我们拦不住那个女人,她是孕妇,我们怕伤着她。”保安队长汗涔涔地跑进大厅,向乔宇石回报。

“让她进来!”乔宇石淡然说道。

“哗!”一石激起千层浪,他这四个字一出,场面完全乱了。

人们开始交头接耳地讨论,这位温文尔雅的男人原来是个花心滥情的人。

几位长辈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只是为了保面子不好说什么。

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在两位保安的护送下进了大厅,指着乔宇石的鼻子愤愤然骂道:“乔宇石,你不是说我有了你的孩子要娶我的吗?现在你竟然丢下我娶别人,就不怕一尸两命?你要是不马上停止婚礼,我就死在你面前!”

乔宇石何曾见过这个女人,他一向洁身自好,当外面传来女人的叫嚣时,他就知道是有人闹事。

孕妇的话很有杀伤力,现场窃窃私语之声不绝于耳,人们都在声讨这个现代版的陈世美。

乔宇石的眼睛在孕妇的脸上扫过,又扫视了一眼在场所有宾朋,在孙怡然的身上停了有一两秒钟。

孙怡然的手不自觉地握住了杯子,心想,他应该不会猜到是我做的吧。

他的不回应,以及淡然自若的态度让沸腾的人群又重新安静了下来。

身边的程飞雪一直看起来波澜不惊,依然浅浅地笑着,姿态优雅,好像出现的不是她的情敌。

“你叫什么名字?”乔宇石问那位孕妇。

“你该不会不打算认我吧?连我的名字也故意装作不知道?我是妍妍啊!”

“妍妍……”乔宇石默念了这两个字,让人琢磨不透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跟你在一起多久了?”他又问。

“两年。”这些台词她早准备好了,答起来很顺。

“看来我们很熟了?”

“那是当然了,连孩子都有了,能不熟吗?”

“很熟!那你就告诉一下在座的各位,我有一块硬币大小的胎记,是在左前臂还是右前臂。”

“这……”这台词里面没有啊,让她怎么编?乔宇石的每个问题都让她倍感压迫,要不是看在酬劳丰厚,她都想逃跑了。

妍妍发现自己头上都冒汗了,深吸了几口气强自镇定下来,咬了咬牙,挤出两个字:“右手!”

乔宇石伸出左手解开了自己衬衫右臂的扣子,把衬衫袖子撸起来,对着所有宾客展示了一下。

“各位请看,乔某右臂有胎记吗?”

“我……我记错了,是……是左臂。”妍妍已明白了乔宇石的心意,不能这样砸了,忙又补了一句。

“这回确定了?”

“嗯!”妍妍笃定地点了点头,于是乔宇石又解开了左臂的钮扣,再次展示他的手臂。

妍妍的脸红的发紫,已经不知道还能怎么去圆谎。

“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比乔某睿智,早看出这个女人是特意来破坏乔某婚礼的。出现这样的插曲,乔某深表歉意。当然,更要向我的妻子程飞雪致歉。雪儿,请你相信我,我对你是忠贞不二的。无论任何人,都休想破坏我们完美的姻缘,因为是上天命定你和我,让我们永远相守的。”他深情的表白换来新娘一个热情的拥抱。

在拥抱的间隙,孙怡然感觉他的目光又投向了她,带着一股旁人察觉不到的怒气。

形势大逆转,刚刚还私下里声讨他的宾客们全都赠予他热烈的掌声,就连一向不苟言笑的乔父也对儿子点了点头。

孙怡然本以为安排一个女人来闹,新娘肯定容忍不了自己的男人有第三者,会当场甩乔宇石一巴掌然后愤然离场。怎么也想不到程飞雪是那样淡定,理智的令人发指。

现在她只想逃,耳边却听到乔宇欢在说:“喂,美女,你怎么不鼓掌啊,我大哥刚刚是不是很酷?”

她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心想,酷个屁,计划全泡汤了,好朋友没拯救成功,怕是她要遭一次灭顶之灾了。

乔父使了个眼色,保安队长忙护送着孕妇找地方喝茶了,婚礼在经过一段小插曲后毫无悬念的继续了。

礼毕,孙怡然饭都没吃就逃之夭夭。

相关文章:

水利部:2020年全面解决贫困人口饮水安全

男朋友说让我舒服上天 乖乖戴着不准掉下来

市来美保番号作品封面 姬野尤里(姫野ゆうり)步兵番号ed2k持续更新

公交插儿媳小逼 男人揪起两个奶头小说

乡村大坑的性事小说,别墅群娇交换(王牌校花史)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