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拖入厕所干了个爽 厕所里和同学h

2020-09-11 12:49 · 潜江资讯网

宁州城上,一处不起眼的角楼里,玄衣纷飞。这里的视线很好,视野也开阔,可以看到城外很远的地方。

直到那一抹白色彻底消失在地平线上再也看不到了,花弄月才又拿起酒壶猛地灌了几口酒。

顿时一种辛辣的感觉冲进了鼻腔,一口酒呛在鼻子里咳嗽了半天才好些。谁能想到一向****潇洒,经常流连花丛的花公子原来不会喝酒呢!

酒入愁肠愁更愁。若可以他真的想永远不醒。

浚花弄月毫不怜惜的用他那昂贵的衣袖擦了擦嘴角,似在述说却更像是在对自己说:“你就这么讨厌我吗?到最后也没有回过头,就连最后一眼也不让我看到。”

“公子,您少喝点酒吧,您这样的喝法会伤身体的。”一旁的花管家在也看不下去了。

自打前天晚上公子从外面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喝酒,任谁也敲门也不开。要不是今天早上有人来报,说陶公子要离开宁州了,他还继续把自己关在房里。可是人来了却也不去送行,在这城门上足足占了一个早上。

藐“她连最后一眼也不让我看,她真的是很讨厌我。她那么讨厌我,我还顾着身体做什么!”花弄月狂笑,可是笑声却让人感觉那么的寂寞和痛苦。

一个丫环跑上了角楼:“公子,我家锦儿姑娘已经卧床不起两天了,求您去看看她吧。”

“锦儿?”花弄月冷冷的说道,手扶着额角,轻轻地揉着太阳穴。我没去找你,你却先来找我了。

那丫环并没有听出花弄月的语气中的冷意:“那晚您匆匆的离开后,锦儿姑娘就不知怎的全身都起了红疹子,妈妈要找大夫,姑娘也不让,怕…怕,让人知道了那晚的事。”丫环低下头似有些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

花弄月双手背在身后紧握成拳,一双眼睛盛满了怒意。

***

风急速地从身边穿过,卷起衣角。两边的景物快速的向后掠过。

陶雨烟骑马狂奔出了数里,才放慢了速度。她本就不经常骑马,刚才全凭了心里的一股闷气,狂奔了数里后心情好了许多,但此时也已经有些筋疲力尽。跳下马背,缰绳一松任马儿自由的走在草地上。

相关文章:

陕西全力处置西汉水污染事件 赵正永娄勤俭作批示

将军摇晃提起腰臀撞击 老师你的奶好大下面好紧

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看女友被几个老伯玩|老伯也粗暴

惟我独仙海龙上缥缈@咬住肿胀的花蒂不放

三上悠亚作品番号及封面一览(3)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