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污染为何蔓延不止?

2020-08-18 23:41 · 潜江资讯网

水污染为何蔓延不止?

不从体制上的解决问题,在不久的将来,喝水一口干净的水,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说,都会是一种奢望。

60多岁的陈老汉住在南方地区的淮河岸边,他的“家”很特殊,是一条固定在岸边的小船。令他苦恼的是,虽然长年生活在淡水河边,可喝水竟然成了一件比较“奢侈”的事情,这是因为淮河污染严重,每隔十天半个月他必须去数公里外的地方取水,而且,取回来的水必须先贮存在水缸里,放上明矾澄清几天才能用。平时洗衣、洗菜、做饭,陈老汉都靠着这些外运来的水。

作为全国五大河流之一,淮河共生长着60多种鱼类资源,可十多年以前,由于淮河水质污染严重,这些鱼类几乎绝迹。因而,陈老汉“守着淮河没水喝”的尴尬,是淮河流域居民生活的真实写照。

1994年,中国启动了淮河流域的污染综合治理工程。可是,10年之后的2004年,国家环保总局前局长解振华仍然直言不讳地表示,淮河水污染依然相当严重,有超过一半的地方水质达不到要求。直到如今,淮河仍没有走出“边治理边污染”的怪圈。

其实,淮河治污遭遇的困局,在中国具有很大的普遍性。2006年8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家最高立法机关的执行机构)在一份环境执法检查报告中提到,中国水污染治理项目进展缓慢,重点流域“十五”时期(2001-2005)污染治理任务没有全部完成。

然而,问题并不仅仅在于水污染治理进展缓慢,而且新的水污染也在继续快速蔓延。中国水环境形势依然严峻,水环境恶化的趋势未得到有效控制。2005年全国,中国废水排放量达到524亿吨,比2000年增加了26%。

“现在几乎到了有水皆污的地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盛华仁说。他的上述判断,正是来自于执法检查组对污染严重的黄河(被誉为中国“母亲河”)流域的四个支流(渭河、延河、汾河、涑水河)实地考察得出的结果。

在公布了许多触目惊心的水污染事件之后,这份措辞犀利的环境执法检查报告呼吁:中国解决水污染问题,“不能再拖下去了”。

水污染:中国最主要的水环境问题

2005年3月底,中国政府首次正式发出了水资源污染的警告。据官方当年公布的数字,全中国有90%的河流湖泊受到了污染,预计3.6亿中国(总人口约13亿)民众缺乏安全的饮用水,“水污染”已经成为中国最主要的水环境问题。

黄河是中国北方的重要水源,但近十多年来,黄河污染有加重趋势,目前,黄河每年废污水排放总量已达42亿立方米,比20世纪80年代多了一倍,大大超出黄河水环境的承载能力。有关部门据此预测,如果对于黄河的污染状况不加扼制,任其发展,那么中国的母亲河将在5年后成为一条废水河。

据监测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多数城市地下水都受到一定程度的点状或面状污染,且有逐年加重的趋势,咸潮(海水倒灌造成的)等自然灾害还严重威胁到城市居民的饮水安全和人民群众的健康。而根据中国各地环保局的调查显示,被很多业内专家沉重地称为“最后一道防线”的自来水,如今也是频频告急。

世界卫生组织调查指出,人类疾病80%与水污染有关,据统计,每年世界上有2500万名以上的儿童因饮用被污染的水而死亡,超过了“战争难民”的人数。据权威资料显示,中国大约每年有200万人因为饮用含砷量很高的水而患病,其中包括癌症。这种情况在农村地区显得更为突出。

南方沿海地区广东省清远市斜塘村,在2002年之前被一种 “魔咒”笼罩了几十年:村里的男子不少壮年早逝,仅剩下孤儿寡母,而活着的人多数有病在身。据一个环保组织统计,该村50多年来有4户断绝人丁。到2002年,村里只有7户共38人仍驻守在这块祖宗留下的地方,已婚的12对夫妇中,夫妇健全的仅4对,有的年刚30岁就丧偶。而附近村子里的人都生活得十分健康。为此,其他村庄的女孩不愿嫁到斜塘,而斜塘的姑娘也招不来别村的女婿,提到斜塘村,邻村的人都会皱着眉称它为“短命村”。

2002年,来自广东南方医院的专家们经过实地考察,将该村人饮用的水样送往有关部门化验,终于揭开了斜塘村人“短命”的秘密。原来,斜塘村只有一口井,村里人都要靠井水为生。可是,从这口井中打出的水里,肉眼就可看见水中有沉淀物,铁、锰、亚硝酸盐等的含量大大超过国家卫生标准,其中亚硝酸盐超标3倍,锰超标6倍。如果食用水中亚硝酸盐的含量过高,轻则致人慢性中毒,重则可致癌。

不幸的是,如今在中国,像斜塘村这样因水污染而导致出现的被称为“短命村”或“癌症村”的地方并不是少数。

  成因

中国水污染问题为何难以遏止,很多人往往把主要原因归咎于环保部门的“无力”和“无奈”。

前两年,南方地区沱江出现了特大污染事故,受到了国内外的高度关注,但是,据国家环保总局透露,在最后的处理结果中,30个违法开工的项目虽然全部接受了行政罚款,但最高的罚款只有10万元,最低的仅为5万元。

“对于投资数十亿元的特大电站项目,这样的处罚可谓是九牛一毛。这样的处罚力度对违法行为谈何震慑力?”国家环保总局一位高层人士无奈地说。因为按照中国的《环境保护法》,环境部门执法只有罚款权,而且罚款权上限只有10万元。

但是,即使是数额很小的罚款,只要遇到态度强硬的企业,环境执法就非常困难。有时候,环保部门甚至要和企业坐下来协商,最后大家各让一步,取一个折衷的罚款数额。环保总局调查统计数字显示,据全国12个省的不完全统计,2005年全国发生环境执法受阻事件4400余起,其中暴力抗法事件120多起。

据环保总局环境监察局张志敏处长介绍,工商、税务、供电部门等可以通过吊销执照、没收非法所得等一系列有效的手段来处罚企业,但环保部门仅有的权力便是责令整改。如果企业不执行,环保部门就得向政府申请,要求对该企业予以停产,最后没办法,只能向法院起诉。等到法院判决下来,时间已经过去了6个月。在这6个月中,企业生产照旧。

有人算过一笔账,高污染企业每吨废水的治理成本一般在1.2~1.8元,偷排每日的净收益往往能达到几十万元,而环保部门最高罚款限额仅为10万元,这使得一些企业宁愿认罚也不愿采取措施防治污染。

1989年颁布实施的中国《环境保护法》,至今17年间从未修改。“现行中国有关环保法律对防止水污染蔓延已根本没有作用,急需修改和完善。”国家环保总局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夏光对《北京周报》说。

但是,在中国水利部财务经济司黄秋洪看来,造成中国水污染愈演愈烈的局面,主要还是在于体制上的原因。他说,中国水污染防治工作的最大特点是分散管理,实行的是地方负责制。在各级政府中,普遍设置了专门负责环境保护的部门,但在水污染防治工作上,实际上实行的是分部门负责制,水利部门、城建部门、交通部门、地矿部门和卫生部门都承担了一定的水污染防治职能,例如建设部门主管污水处理设备、交通部门主管水上交通等等。

“这种分散管理的体制,使得水资源难以做到统一规划和布局。” 黄秋洪说。

更重要的是,地方环保部门的编制和经费都掌握在地方政府的手里,因而,在环境执法时,地方环保部门更多的是看地方政府的脸色行事,很难真正“硬”起来。在一些地方政府追求高GDP的执政理念下,环保往往让位于经济发展的需要。

环保总局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7500多个化工石化建设项目中,81%布设在江河水域、人口密集区等环境敏感区域。

“这种布局很大程度上是出自于各个地方政府的利益需要,根本没有也难以从环保的角度在宏观层面上加以考虑。” 黄秋洪对《北京周报》分析认为。

近几年,中国已开始把环保列入地方政府的政绩考核目标,但是,在实际执行时,却往往很难落到实处。

相关文章:

二男一女短篇系列 一女被两男吸奶的小说7梦中女神

老公舔我下面的全过程 我在厨房插后妈

怎么做网站

高小英_个人资料_图片

江西食药监:4批次阿胶检出牛皮源成分被查处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