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男人胯间的硕大公车上

2020-08-17 16:29 · 潜江资讯网

一入冬E城就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雪,大雪纷纷扬扬,世界一片白茫茫,开不清人,也开不清物,一切似虚无地存在着。

意料之中的,云莫收到了李明的电话,他羞羞涩涩地告诉她—我和丁艳结婚了。啥!她虽不知他俩现如今怎样,但高中那会儿丁艳绰号可是“艳霹雳”可见其宇宙无敌的功力,而李明是班里的劳动委员,为人勤勤恳恳,良民一位,这两人结合了…倒也互补。“恭喜你。”“谢谢,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说一声,要不是刘璟告诉我们,你…”他不知该不该提。“呵呵,改天一定上门赔罪哈。”“那倒不用你上门啦,最近有个同学高中聚会,大家就有机会聚聚。”一时找不出合适的理由,也推辞不掉,就含糊答应。她不相信友谊长存这话,在万恶的社会主义社会,永远这种东西也只存在于小女生的花花世界,有太多的可能,太多的变故会发生,所以才有了“暴发户”三字。她就想着拖着一天是一天,要是没人想起过去了最好,反正是电话通知,到时说自己事忙忘了了结。直到邀请函到她手上,好吧,书面作用的确很大。

云莫觉得应该去买张彩票,她最近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她在路上一直想着不要碰着刘璟,那么巧啊,两人在门口就碰了个正着。他没穿西装革领,而是换上一身休闲装,头发有些服帖,好像刚洗完澡,风一吹还带来清凉薄荷的味道。他向她笑笑:“上次见你时间不长,这次老同学正好有机会一起坐坐。”“恩,上次有些匆忙。”她不在乎什么,还有什么可在乎,抬脚往里走,手臂上却有了痛感,回头,刘璟抓着她的手臂,被她一看,讪讪地放手。“我只是想和你说一声对不起,那日的事…”他不看她的脸,表情不自然。“你不用说什么,我知道没什么。”她转身离去。

小莫啊,我们可不可以称得上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在饭桌上大家一起回忆年少时光消除了起初的冷清气氛,大家都放肆起来。

“靠,那次考试丁艳你害惨我了…”某男鬼呼狼嚎控诉着丁艳。

相关文章:

[2018年]川上优(川上ゆう)作品封面以及番号 持续更新

浪的女人口述 退休门卫老张杜冰倩

我的老婆是赌圣优酷网

宝贝你夹得我好舒/装修工人让我爽了一下午9个

坐飞机耳朵疼痛是怎么回事 坐飞机时耳朵疼该如何缓解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