挠脚心故事 挠脚心故事马警官

2020-08-17 07:10 · 潜江资讯网

少年在大地上奔跑着。

分不清是焦急还是恐惧的脸上,是尚未长开的稚嫩五官。

从他的脚下延伸出去的小路蜿蜒而曲折,不知通向何处,也不知道是否会有希望。

继续呆在那里的话会被杀掉。

不知到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底突然隐隐有了这样的预感。

少年的名字叫元芳。

好吧,他叫恫司。

并非是神经不正常或者是有被害妄想症所以才会有这种察觉,这种将要被杀的非正常察觉。

少年有一个相当特殊的身份。

从恫国而千里迢迢,最后被送往北国的质子。

恫国并不弱小,反而是个相当强大的国家。强大到,就算真的要攻打这里也不过是一朝一夕的事。

但就是这个身份才会让少年的处境沦落为了比人质更加危险的存在。

“弱者没有生存的权力,这才是皇族。”

父亲冰冷的声音此刻还在他的耳畔回响着,如同判书一般,仅是几个字就轻而易举的决定了少年今后所要前进的道路。

什么啊⋯⋯

这种事。

究竟搞什么啊!!

不想死。

不想死!

我才不想要死!

我才不是弱者!

必须要找谁,找谁来帮助才行。

他这么想的同时,脚下的步程以更加快的速度奔跑了起来。

而在少年的前方,隐隐传来的,是两个人对话的声音。

“你这家伙,不要以为用这种事就可以转移话题啊混蛋!”

“所以说啦,妾身是真的没骗你哟~”

我耸了耸肩,心下却在寻思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突然变的警惕起来了。

啊呀,这样可不行。这样的话,今后的生活岂不是少了相当多的乐趣吗。

实话?还是假话?藻风皱了皱眉,嘴中虽然是“切”的叫着,但还是开始用目光在四处搜寻。

相关文章:

我想让你把我弄湿 被调教在众人面前暴露

美国5 8youngsxe 18 jeannettesousa

天涯织女电视剧 《天涯织女》日本将播

家用净水机迟迟打不开市场的深层原因

小东西含深一点全部吞下 姐姐与弟弟在洗澡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