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肚子浓精涨走路子宫,吸弄小核喝花水啊舌头

2020-07-13 10:13 · 潜江资讯网

白芷已经从高潮中回过神了,呆呆看着,忽然,伸出了手指头,堵住了还在怒张喷射的小孔。

陈流胸膛还在沉重的起伏着,完全的猝不及防,怒笑不得,“你做什么?嗯?快松开,会憋坏的。”

白芷一听到后果,更不松了。

本来有些软了迹象的鸡巴又涨了起来,棒身上环绕的青筋在跳动,好像要爆。

“小混蛋,快松开!”

白芷声如细丝的哼了哼,堵着马眼口的娇嫩指腹还用力捻了捻。

“呃……”陈流眼角都被情欲烧红了,他尽量稳住声线:“白芷,女生寝室的门禁时间还有十分钟就到了,没门进就只能跟我回去,陪我睡,反正我是很乐意的。”

白芷才想到这件事,惊了一下,然后慌忙的拿开手,可是竖挺的鸡巴肿胀,已经不射了。

她催促:“啊!你快点!”

陈流:“被你弄得有些疼,射不出来了。”

“那、那怎么办?”

“你舔舔。”他把她拉下跪在腿中间,扶着鸡巴,挺腰就凑她唇上。

殷红光滑的龟头磨着柔软的唇面,他爽得喘息:“不插进去,你伸出舌尖舔舔,刺激刺激就射了。”

白芷将信将疑的吐出丁香尖儿,舔了舔,尝到了男人精液的味道,淡淡的沉木香味,并不会难以接受。

察觉好像有一小股精液又吐了出来,水流成线的击在她舌面,白芷努力的用舌尖在马眼上打着圈儿。

“呃啊……”陈流腰眼酥麻放松,窄臀夹紧,直接挺胯把整个龟头送进她嘴里,撑满了小嘴,在温暖湿软的口腔爆了。

“呜!!——”精液充斥着味觉,白芷拼命锤他腿。

陈流射完,缓慢的抽出阴茎。

这次白芷怎么说都不会那么傻的又吞进去,可怜巴巴的含着不知道怎么办。

陈流扯了纸巾给她兜着,“吐出来。”

白芷依言,照做。

陈流又开了一瓶草莓牛奶给她。

这次,白芷吨吨吨的喝,想冲刷掉口腔里残留的精水。

“牛奶好不好喝?”陈流逗她,也没明说问的是他射的‘牛奶’还是真的牛奶。

白芷瞪了他一眼,不理他。

陈流捏捏她柔软的耳朵,“现在知道草莓牛奶有多好了吧?明天起你再给别人喝试试看,我计着数,给一次,等你经期结束,老子就把你舔尿一次。”

陈流把她、自己和地板上的精液都清理干净后,一身清爽的起身,“走,送你回寝室楼。”

“我自己会回去。”

陈流抬了抬手臂,看了一眼腕表,“还有三分钟就关门了,我送你可以让阿姨通融一下。”

宿管阿姨很凶。白芷没逞强,跟着他走了。

偌大无人的漆黑校园里,穿过篮球场和食堂门前,陈流把白芷送到寝室楼下。

阿姨正在锁门,看到陈流就又打开了,满脸和蔼的笑容,聊天:“哎呀这是陈老师啊,以前只在很远的地方见到一眼,没想到近看这么俊!这么晚了还给学生上课、还送学生回来啊?唉哟现在的小孩就是不认真,只知道辛苦麻烦老师……”

陈流对长辈笑得儒雅温润,礼貌的应几句,给阿姨的素质印象可高了。

白芷撇撇唇,不打招呼,自己溜上楼。

刚到楼梯口的时候,听到阿姨跟陈流谈起自己的女儿。

白芷回头看了看,看到男人还和缓的轻笑着。

她轻微哼了一小声,转而跑着上楼。

相关文章:

新东方齐磊讲师-被全校男生调教的校花

ipad已停用连接itunes如何解决

岳目录/上一下楼梯就故意顶一下

老婆偷人后回来下面_冷面老公爱上我

日本女孩和中国女孩有什么区别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