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宠肉H双处#男主抱着女主楼道做

2020-07-02 12:14 · 潜江资讯网

秦晓,我浑身的细胞都开始颤栗,拥着被子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

记忆里那些混乱的场面到底是真的,还是我喝多了以后的幻想,我有些分不清。但潜意识提醒着我,眼前这个男人很危险!

“我的衣服在哪里?”我警惕的盯着他,语气不善。

秦骁转头看了我一眼,指了指垃圾桶,“你说的是那套吗?”

我探头一看,吓了一大跳,“这怎么都是血!”

秦骁一副不可理喻的表情,“这种事你问我?”

“不,不问你问谁?我光着身子睡在你床上,你……”

“看来你是真醉的不轻。”秦骁手里拽着一件白衬衫朝我走了过来,一弯腿坐在了床上,前倾着身子凑近我,上下打量了几眼,忽然咧着嘴角笑了,“你以为我睡了你?”

又是这个笑,我有点惧怕的向后躲了躲,“你什么意思?”

秦骁将白衬衫仍在我的头上,“你想的倒是挺美!穿上,别露着肩膀在我眼前晃,小心爷真把你办了!”

没睡?那我怎么会脱成这样!

我揉了揉疼痛的小腹,眼睛一转,“算了,你不用在这编瞎话骗我了。我这腰酸肚子疼的已经说明了一切,你放心,就算咱们真的做了,我……我也不会去告你。”

毕竟我昨晚最初的想法也是来个一夜纵情,只不过换了个男人。只是可惜我竟然对中间发生的毫无记忆,有种被白玩了的感觉。

“告我?”秦骁突然气笑了似的,一把抓着我的胳膊扯近他,又指了指垃圾桶里的泳衣,“你以为我多野蛮,能将你弄出血?”

“……”

“那是你的经血,你自己的月经期你不记得吗?竟然还赶着日子来泳池玩。昨晚你弄脏了整池子的水,害的大家都没得玩了,要不是我把你从水里捞出来带回家,估计你现在已经被白鲸西那小子扔到半山腰喂野猪去了。”

我脸色瞬间胀的通红,验证这话的最根本,我掀开被子低头一看,“你骗人!”

秦骁咧嘴唇角冷笑一声,“内置棉条,你没用过吧?”

无地自容,此刻我觉得没有比这个词更适合我的了,要往体内放置那个东西,必须……

我脸热的像火烧一样,“你,你给我放的?”

秦骁看了我一眼,笑的意味不明。他起身又到衣柜里拽了一套居家常服,当着我的面就换上了。

“但愿我回来之前,你已经穿好了衣服。”说完就出了卧室。

门一关上,我立时一头扎进了被子里,放声尖叫!羞恼的脚蹬手刨,太丢人!太丢人了!我裹着被子像只大毛毛虫似的在床上固涌了几分钟,直待脸上的热劲褪去了,才抓起衬衫套在身上,飞快的奔去卫生间。

坐在马桶上用手轻轻一拽,一股热浪顺势而下。

他没撒谎,我又忍不住脸色爆红。

洗手台上还放着刚拆包的内置棉条,抽出一个换上。

我用冷水洗了把脸,对着镜子轻轻呼出一口气,安慰自己没关系,大家都是成年人,谁身上有什么东西谁不知道?看了就看了,又没少块肉。

秦骁这衬衫只能遮盖到腿根,有些冷,我又从他的柜子里翻出一条休闲裤穿上了。

这是一间二百多平米的精装修房,三室两厅,南北通透。我站在硕大的落地窗前朝下望,大半个城市都收入眼底,地面上的车和人都蚂蚁般的大小,少说也要在三十层以上。

滴滴一声,防盗门被打开。我转头一看,秦骁手里拎着个袋子走了进来。

他看了一眼我穿着他的裤子,没说什么,将袋子扔给我,“看看,是不是你的东西。”

我接过来一看,正是昨晚放在更衣柜里的衣服和钱包手机。原来他这趟出去是给我取东西去了,我说了声谢谢,去卫生间把自己的衣服换上,又看了一眼手机,十几个未接来电,全都是我妈打来的。

大概是我一夜未归,她担心了。

我回拨了一通电话过去,很快就被接了起来,我妈焦急的声音随之传来:“妮妮,你去哪了?小君被人打了,在医院,你快点过来!”

我的心咯噔一下,“谁打的!打哪了,伤的重不重?”

“重,都骨折了!现在人还在手术室。妮妮你快过来看看。”我妈的声音都带着哭音了。

“医院地址发给我。”我挂了电话冲出洗手间,却在门口一头撞进了秦骁的怀里。

他稳稳的将我接住,“需要我送你吗?”

我犹豫了几秒钟,“那麻烦你了。”

秦骁的车开的飞快,一路无话。不到二十分钟就到了医院门口。我扔下一句谢谢,推门下车就朝医院跑了过去。

一路打听,气喘吁吁的跑到了手术室门外,看到我妈蜷缩成一团蹲在角落里抹眼泪,看起来无助可怜,我的心忍不住狠狠一痛。

在她的旁边不远处,还站着一个年轻的高大男人。

他的衣衫凌乱,面容憔悴带伤。背靠在墙上,听到我跑近的脚步声他忽然转头望了过来。

“安妮……”

她是我的人

“林清明!你怎么在这!”我瞬间控制不住声调,看到他脸上的伤,一种不好的预感随之而来。

我妈听见我的声音猛的抬头起身,抓着我的胳膊狠狠指向林清明,“就是他!这个天杀的将你弟弟打成这样,妮妮,你怎么还跟他有联系,你还嫌他害你害咱们家不够惨吗?”

我的嘴角都是抖得,不顾我妈的惊呼忽然扑过去,一把抓住林清明的衣领,死死的拽着他,恨与怒在眼底交织崩裂。

“小君刚十四岁,他还得了白血病,你竟然把他肋骨打断了?一旦大出血他会死的你知不知道?他会死的!你怎么下得去手?你的心是铁做的吗?林清明,以前我怎么就没看出来,你这么卑鄙无耻!”

我死死拽着他的衣领,林清明却静静的站在原地任我为所欲为,也不还手,满眼的内疚。

“对不起安妮,我喝多了,我只想见见你,和你说几句话就走。他突然冲过来打了我一拳,我也没看清是谁,我……是我错了!安妮!”

“你撒谎!你明明就是觉得我昨晚让你丢脸了,你在报复我是不是?你生气就冲我来,报复我家人算什么男人!林清明你真够狠的,我告诉你,小君没事还好说,他要是出一丁点事,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林清明悲戚的握着我的肩膀,“安妮,我会负责的,你放心。”

“别碰我,拿开你的脏手!”

我狠狠甩开他的手,极度的厌恶他的触碰,情绪激动到极致,我的声线抖的厉害。

吼完了又没出息的落泪,我怎么就会瞎了眼看上他呢?到底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要让我遇见林清明?

我们的争吵声惹来手术室里护士的斥责,她推开门一脸怒气,“都小点声,吵什么吵,这里是医院,打扰到医生手术谁负责!”

“快都别吵了!”我妈连忙拉着我的手到一边,“妮妮,你别激动,这里是医院。不论结果如何,等小君出来再说。”

我深吸了几口气,点点头,哑着声音问我妈,“手术费交了吗?需要多少钱?”

“还没,妈身上哪有钱?医生是知道小君的情况的,才允许咱们先手术后交钱,刚刚还有护士来催,让去交款。”我妈叹了口气,说完恨恨的看了一眼林清明。

林清明立刻上前几步,“安妮,手术费我交,你放心。”

这时手术室的大门忽然打开,穿着无菌服的医生护士鱼贯而出,我和我妈急忙上前拦住追问情况。

医生摘下口罩叹了口气,“孩子命大,手术成功了。”

我妈瞬间热泪盈眶,千恩万谢的就差跪下磕头了。

医生将她扶起,又交代了几句就赶去了下一场手术。

小君麻药还没过,人处于昏睡当中,被医护人员推回病房安置了。

医院的走廊里,林清明将一张银行卡递到我手中,“这里有二十万块钱,作为医疗费,余下的钱也够下一次化疗了。是我对不起你安妮,这是你应得的,拿着吧。”

我低头看着掌心里的绿色卡片,真想狠狠甩在他的脸上。

但是怎么办呢,里面有二十万啊,那是小君的救命钱,我不能因为我的面子和气愤而不顾后果。我纵使恨的牙根都要咬断了,也得忍着。

就在我缓缓合上了掌心时,旁边昂首阔步行来一人,我的手腕突然被他有力的大手攥住扯了过去。

我心下一惊,转头看清了来人后我又怔住了。

秦骁?他竟然还没走。

我手中的银行卡被秦骁两个手指夹住抽走,然后手腕一转,狠狠的甩在了林清明的脸上,力度大的他额头都被砸出一道红色血痕。

我不由吓了一跳。

林清明大概也是没料到秦骁如此暴力,他捂着额头又惊又怒,“秦先生,你这是干什么!”

“很明显,我在打你。”

秦骁桀骜不驯的笑出声,一手将我拽到他的身后,抬脚又朝林清明肚子上狠狠踹了一脚,“二十万就想了事,你打发要饭的呢?”

这一脚踹的太突然了,林清明踉跄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衣服上清晰的印下了一个43码的鞋印。

周遭顿时围上来不少看热闹的人,我妈也被惊动了,从病房里出来拉着我询问怎么回事。

我愣愣的看着秦骁,他在替我打抱不平。脸上总带着漫不经心的笑,邪肆狂傲,仗义而霸道。

虽然昨晚发生了点小误会,但此刻不得不说,他真的很男人!

林清明被当众踹一脚,面子上挂不住,他爬起来怒道:“这是我和安妮的事,你没资格插手!”

“她现在是我的女人,你说我有没有资格?”

林清明惊慌失措的看了我一眼,又看向秦骁,眼神闪烁,不知道他在顾虑什么,被打到这种地步也只是吼一吼,连还手的勇气都没有。

秦骁冷笑,“你那是什么表情?不服气?觉得我仗势欺人?你以大欺小的时候怎么没想过那个孩子能不能承受的了你的欺凌。要不然我也踹断你几根肋骨,给你二十万,让你尝尝躺在病床上是什么滋味,怎么样?”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说过了我会负责。”林清明神色闪烁,眉头紧皱,忽然转眼瞪向我,“戴安妮,你要是觉得我给的钱少你大可直说,小君我当他是弟弟,多拿点我也认了,好歹咱们两个也好过一阵,于情于理我也不会不管你们。”

话落,林清明飞快的瞥了一眼秦骁,疾步走到我的身边低声说:“我知道那件事让你受了委屈,我说过会去找你的,但你为什么不给我个机会解释?你家的情况急于找个靠山挑起担子我理解,但是我奉劝你还是擦亮了眼睛看清楚了,这世上不是什么男人你都能招惹的。安妮,你了解他吗?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吗?别到时候丢了性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事态发展成这样,那卡里的二十万百分之八十是要泡汤了。

>>>>本文《蚀骨柔情》全文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我们的爱大结局 我们的爱剧情介绍

我与寡妇疯狂作爱草丛 我出差叫了一个鸭子

本田岬作品番号及封面一览(8)

香港公务员为港独开展集会,惹得香港市民怒打黑衣人

一时冲动离婚了怎么办 离婚后如何挽回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