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排行榜前10名\豆瓣评分9.8最高的书籍

2020-06-30 07:21 · 潜江资讯网

沐浅夏硬着头皮进来,二人亲密的画面在她眼里形成强大的视觉冲击。她看见女人坐在容谦的大腿上,小鸟依人的环着他的脖颈。

男人看着她的眸底浮起似笑非笑的光影,并没有推开怀里的人,只是冷声问,“有事?”浅夏一秒都不想再多待下去,慌忙把资料放到办公桌上,“容总,您要的资料,没什么事我先走了。”樊若水美眸在她脸上扫过,唇角微微勾起,女人的第六感永远精准无误。她笑的更甚,把脸埋在容谦颈间,“阿谦你看看你,永远这么闭塞无情,不过还好,过了这么多年,你所有的喜好我都记得……对了,今晚……要不我去你家?”沐浅夏走到门口的身子微微一僵,呼吸猛的一滞。她想赌一把,赌他会不会同意,如果他点头,那么走出这扇门,他们三年风雨飘摇的婚姻就彻底结束了。容谦看着她愣在那里的背影,不动声色的将女人紧紧攀附的手臂拿下来,声音淡漠,“我有家室了,你去恐怕不太合适。”那一刻,樊若水脸上的笑容僵住,沐浅夏却心头微动,她敛了敛眼睫,带门离开。……下午过得很快,沐浅夏一下班就一溜烟的钻进了电梯,虽然知道他乘坐私人电梯不会碰到,可她还是害怕那万分之一的偶遇。乘坐的地铁到站,到别墅区还有一段的距离,沐浅夏一般都选择步行。以前容谦是给她买过车的,可她不爱开,就像那栋大别墅一样,再好,终究也只有她一个人住。回到别墅,沐浅夏摁了密码开门,一楼大厅灯火辉煌,却没看见人影,她放下包向二楼卧室走去。室内没有开灯,借着门缝映射进来的光亮,沐浅夏隐隐约约看见男人伟岸的身影隐在大片黑暗里,只有骨节分明的指尖那一点烟火格外刺眼。“回来了?”暗色里他声音性感沙哑,浅夏开了灯,男人雕凿俊朗的面庞瞬间清晰。“今天不是我的排卵期。”她径直走到桌旁倒了一杯水,声音说不出的疏离。男人将烟蒂捻灭,“这是我家。”是吗?浅笑嘲讽的扬唇,终是没有说出一句话。空气里让人窒息的死寂,容谦忽然起身,“今晚我住这儿,刚刚妈打电话来,让我们明天回去一趟。”“不上班了吗?”“你的假我准了,明天我去公司开个早会就过来接你。”浅夏微微仰脸,男人坚毅的下颌线条完美,只是渐渐被眼中升起的水雾模糊,今天下午在办公室的事情他只字不提,更没有要解释的意思。“我去洗澡。”沐浅夏快速向门口走去,男人站在她身后的目光清寒,“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她脚步顿住,“那你呢?就没什么想说的吗?”哪怕是她亲眼所见,只要他说不是真的,她就相信。可是男人只是冷冷勾唇,薄唇吐出两个字:“没有。”她早该想到的,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肯对自己多施舍只字片语?笑了笑,沐浅夏开口,“那我也没什么好问的。”沐浅夏进了浴室,门被“哐当”关上。男人站在原地,周身淡漠,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丝丝森然,只是唇角勾起的弧度讥诮。结婚三年,无论他怎么挑衅怎么胡来,她永远都是那张淡然无所谓的脸,有时候他真想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有没有心?沐浅夏洗澡回来时男人已经闭眼睡了,她轻手轻脚的在床边躺下,在忐忑不安中徐徐入睡。……沐浅夏醒来时床边已经没有了温度,只有揪起的床单证明他昨晚真的来过。起床洗漱后简单啃了几口面包,没什么食欲,她看了看挂钟上的时间,然后从衣柜里挑出一件淡黄色连衣裙换上。不知过了多久,手机响了,她看了看上面跳跃的名字,摁了接听。“喂?”“下来。”容谦声音淡漠,于她从不肯多言一个字。沐浅夏提了手包匆匆下楼,一辆崭新的黑色宾利停在楼下,她乖乖上车。逼仄的车厢压迫感十足,二人都是沉默箴言,车子在马路上快速行驶,没多久便到了老宅。无论在外人面前怎样,在长辈面前总是要装的足够恩爱。容谦一把握了她的玉腕,陌生触感让沐浅夏微微一怔。“爸,妈,我们回来了。”男人拉着她到沙发旁坐下。叶茜见儿子回来,立刻笑眯眯的迎过去,保养尚好的脸上没有一丝褶皱。“我的宝贝儿子你可算回来了,再不来妈都要想死你了!”说着连忙招呼佣人去做晚饭,又扫了眼身旁的沐浅夏,眼神里止不住的嫌弃。“最近去过医院吗?你看看你这不争气的肚子!三年了,随便找个女人都能让我抱上孙子了!”沐浅夏抿了抿唇,垂眸不语,容谦替她解围,“妈,孩子的事急不得,我和浅夏都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时间,您就别操心了。”叶茜脸色稍缓,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让佣人拿来一个盒子,一脸满足的看着容谦,“过几天你生日,这些邀请函我都已经派人提前做好了,地点我也提前预约好了。”容谦微微蹙眉,“妈,我说过我不喜欢太热闹的场合……”“你妈的一片心意,别推辞了。”容敬伟从二楼下来,镜片后的眼眸犀利,“到时把浅夏的父母也都叫来,我们两家好久都没有坐一起吃过饭了。”容谦不再拒绝,淡淡应了声,“好。”叮咚——门铃突然响起,佣人过去开门,众人目光齐刷刷看过去。樊若水一身得体白色长裙,身姿曼妙妆容皎好,脚下的高跟鞋踩在地毯上没有丝毫声响,一进门便礼貌喊人,“伯父好,伯母好,容谦今天也回来了!我只是想来看看二老,你不会介意吧?”男人脸色沉了下来,眸色阴暗,就连沐浅夏脸上都挂着难掩的尴尬之色。“你来干什么?!”身后突然传来女人的呵斥声。樊若水回眸,看见站在那里的年轻女子,立刻笑盈盈的说,“容羽回来了啊?”容羽是容谦的亲妹妹,平日高傲刁蛮,最看不惯女人假惺惺的姿态,她冷哼一声,直接从樊若水身旁走过。然后耷拉着小脸儿跑到容谦面前控诉,“哥,你怎么什么女人都往家里带?”容谦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小孩子不要乱讲话。”“我没有!”容羽不服的仰头,“我也不是小孩子了,都已经大学毕业了!”“行了!”容敬伟不耐烦的打断,又扫了眼站在门前的樊若水,沉声道,“既然来了就留下来吃过饭再走吧!”“好!”樊若水笑容满面,忙把手里的礼品都递到佣人手里,然后毫不客气的走到沙发旁,扫了眼容谦旁的位置,刚想坐下就被容羽抢先。她挑衅的瞪着樊若水,“哥哥旁边的位置是留给夏嫂嫂和我的,外人坐一边儿去!”樊若水面色铁青的看着面前骄横跋扈的大小姐,咬咬牙忍了。美眸又扫了眼乖乖坐在那里一言不发的沐浅夏,唇角勾起一丝轻蔑,早就派人把她查的一清二楚,她迟早要顶替她容太太的身份!叶茜看这场面头疼的皱眉,“我去厨房帮忙。”“妈,我陪您吧!”“我陪您!”两个女人的声音同时响起,樊若水不屑的看了眼同时起身的沐浅夏。容羽冷哼,“外人跟着凑什么热闹?夏嫂嫂才是容家的儿媳!”“行了别吵了!”叶茜瞪了眼唯恐天下不乱的容羽,道:“我自己去!”等待午饭的时间,容敬伟和容谦下完了几盘棋,容羽去楼上休息了。樊若水睨了眼旁边的女人,起身到那头正在倒水的男人面前,声音娇媚,“阿谦,我也渴。”容谦将手里的那杯水递给她,又重新倒了一杯,眉眼里全是耐心。沐浅夏别开目光,忍住心里的刺痛。见容敬伟也进了卧室,樊若水变得更加肆无忌惮,直接娴熟的坐到容谦的大腿上,笑眯眯的说:“阿谦,无爱的婚姻游戏好玩儿吗?如果哪天你玩儿腻了,就娶我吧。”说完她眸底泛起厉色,因为知道容谦不会当面驳斥她,毕竟她已经有了足够的筹码来拴住这个男人,即便不是心。容谦勾了勾唇,将她轻放到沙发上,声音温柔,“乖,要闹也得分场合。”沐浅夏表面平静,快步去了洗手间,容谦看着她的背影,眸底微动。关上门,沐浅夏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啪嚓——梳妆台上的玻璃化妆品突然落地,在空荡的浴室里发出巨大声响。容谦心头一紧,两个箭步便迈了过去。打开门看见沐浅夏缩着身子坐在地上,脸上的泪水因为慌忙还没来得及擦干。他眉头微拧,心也跟着拧紧,下意识的蹲下身检查她的身体。“伤到哪里了?”沐浅夏双眼空洞的摇头。见她浑身上下完好无损,容谦才冷然勾唇,一手捏了她光滑的下巴,居高临下的俯瞰,“你哭什么?嗯?告诉我?你有什么好哭的?”别说眼泪了,这三年,就连她失控的模样都很罕见。沐浅夏看着男人英俊的眉宇,眼神渐渐聚焦,她苦笑着问他,“容谦,游戏婚姻好玩儿吗?”男人微微一怔,紧接着眸底浮起奇妙的光影,“怎么?你也会介意?”沐浅夏狠狠抹了一把泪,冷笑,“我有什么好介意的?如果介意,那这段婚姻又是怎样维持三年的?”

相关文章:

宫剧情介绍 宫分集剧情

株洲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抽检监测不合格食品核查处置的公告(

北控水务于立国谈生态环境创新创业:产学研要拧成一股绳

沉沦的教室h全文阅读,畏饱饥渴难耐的熟妇

第章两个孕妇,樱桃外面红里面很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