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和小智为什么闹翻了-舅媽的电脑课全文

2020-05-01 19:51 · 潜江资讯网

这是一位神仙教导人们向善的方法,我不知道什么才是真的善,我想用这种方式问问大家,什么才是善?

【一】  

一座高大威严的神宫中,玉帝气定神闲地坐在大殿当中。  

“普渡大神。”一股强劲而又柔和的波动缓缓奔向台下的一位神仙。  

“小神在!”普渡大神微微向前拱手道。  

“听说,世间之人多恶,心中不实。朕想请普渡大神到凡间走一趟,以善来教化世人,不知大神可否愿意?”玉帝开口便对其说清事由。  

普渡大神缓缓直起身,元神不停地在体内穿隙旋转。普渡大神没想到玉帝会给自己派如此棘手的差事,思虑片刻便已下定决心。  

“小神力微,恐不能胜任,请玉帝恕罪。”  

玉帝听后,微微捋了捋胡须,笑声顿时同化了整座神宫。  

“我神界众神当中,只有你一位普渡大神,除了大神你还有谁能担此重任呢?请大神莫要推辞。”  

普渡大神听后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可他转眼一想,若是自己办成了此事,那自己的威望必定会大增。  

“多谢玉帝厚望,小神领命!”  

“那大神快去快回……”  

在一座座高大的楼林中,人们的渺小在这儿不得不显现出来。或许人们创造的东西太多太重,慢慢地人们开始承载不住这一切了,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心相对来说变小了……  

“我说老头,你他妈挣得钱都放哪儿去了?”一个壮汉霸气地站在一家药店门口,狂妄地指着跟前的一人,“你的药店这么大,那些钱你自己能拿得动吗?”  

老人没想到自己会有一个这么不争气的儿子,天天就知道跟自己要钱,而且这次他竟然敢发动群众。老人见有人敢指着自己的鼻子骂,并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儿子,心中之火顿时外发,疯狂地“烧着”自己半头的黑发。  

“你他妈的混蛋!老子养了你二十五年,你就是这样回报老子的?”此时老人的神情显得十分地无奈,随后老人颤抖着手指着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你这不是让别人看笑话吗?这么大的人了你怎么就如此不思进取啊?”  

“你他妈给我住口!”男子猛地一甩手,一股强烈的阻力就把老人正要向外扩散的话语给打到了地狱。“这话你也好意思说,你那点破事别人不知道,老子还不知道?”男子强劲地瞪着老人,缓缓把身子转向了正瞪着大眼看热闹的人们,“各位,我想大家都在这个老头的药店里买过药。这个家伙跟好几家药厂合谋造假药,他不知欺骗了大家多少年。大家要是不信,就想想他卖的药质量怎么样,吃别人家的药两三天就能把病治好的,吃他的药,十天八天也未必能好……”  

围在旁边看热闹的人们听后皆相互看了看,他们此刻好像明白了以前自己觉得有问题的问题。  

“哎呀!我说以前我感冒怎么越吃药越厉害,原来都是这个家伙的事啊!”一名妇女经男子一提醒,顿时大怒。  

“现在大家知道还不算晚,如果大家帮我把钱从这老头手里都要过来,我就拿出一半分给大家。大家说好不好?”男子见到众人的反应甚是欣喜。  

周围的人们根本没想到天下会有这么好的事,顿时热血沸腾之气就将中间的这一老一少给收入了“腹中”。  

“看见了吧,老头,你的财产保不住了,如果你现在拿出一半给我,以后咱俩就各奔东西,谁也不认识谁。”  

男子看到周围的阵势大喜,此刻他仿佛看到了一件金衣美女正缓缓向自己走来。  

老人看到如此阵势,心中猛地一慌,顿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他本想退回店中,却发现自己的脚怎么也动不了,好像是被施了魔力一般。本来就满脸皱纹的他,再加上暗淡无光的色彩,他的恼怒与怜意便不自觉地渗出体外。  

“小杂种!”老人用充满杀气的手指着跟前的男子,“我可是你爹,我的这点东西不早晚都是你的吗?你这是急得什么啊?”  

“老子就是杂种,你能怎么的?”男子哈哈一笑,对于老人的话他根本不屑一顾,“你识相点,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要是事情闹大,你就要进局子喽!”  

“还钱,还钱……”周围的群众皆振臂高呼,庞大的威势疯狂地朝着老人的大脑扑来。  

老人本想开口“解释”,不过老天好像不愿给他这个机会。老人没想到自己在这块地方混了这么多年,竟然会栽在自己的儿子手中,他颤抖着充满血丝的双眼望着周围的人群,此刻无奈的他最想得到的就是救助……  

就在一片混乱声中,突然一束白光唰的一下落到了那名男子与老人的身上,并迅速将其包裹了起来。  

也不知那束白光飘去了什么地方,只见老人和那名男子在一个光亮无物的地方正缓缓站起。  

“老头?”男子刚站起身就看到还没直起腰的老人,此时的男子好像对刚才的事一点感觉也没有,在他眼中只有老人。男子见状忙抓住老人的胳膊,并将其迅速拽起,“快点,钱呢?等你死了你那些钱不就浪费了吗?”  

或许男子的这一动作太过突然,老人的身体猛地一颤,眼神中空荡无物,他好像忘却了刚才药店门口的事。不过他见到男子此状,怒火顿时升起数丈,奋力挣开男子的双手。  

“滚!钱都让老子吃了,一分也没有了,如果你想要,以后你跟我去找阎王要去吧……”  

“阎王?阎王能帮你们吗?”突然,一股强劲的气流从四面八方缓缓冲向他二人。老人和男子听到此音,心中之气顿时回收,忙环顾着四周。“阎王只能让你们痛苦。”一团混沌无序的气流慢慢出现在了他二人的跟前,“而我却能让你们得到无上的喜悦。”  

二人见这团气体在自己眼前飘来飘去,甚是惊讶,同时还不断地揉着自己的眼睛,可是不管他俩怎么揉,眼睛给他俩的信息都没变。  

“你是谁?”男子忙拉过老人挡在自己身前。  

也不知是老人往后使劲倚着男子,还是男子往后拉着老人,在这团气体的缓缓“进攻”下,二人不住地后退着。  

“我是神,我是你们的普渡大神。”这团气体渐渐停下进攻之势,声音也变得柔和起来,“你们俩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们的,杀你们对我一点好处也没有。我是来帮你们的。”  

男子见气体不再逼近,便轻轻放开了老人。不知怎么回事此时老人身上的怒火竟悄悄地消失了,他也没责怪男子拿他当挡箭牌的事,或许是紧张的神经让他忘了。二人又看了看周围空荡无物的环境,他俩渐渐相信了自己的眼睛。  

“你们俩怕死吗?”普渡大神强劲的话语之气直逼二人。  

男子和老人听到如此强劲的话语,双腿一软,竟不自觉地跪倒在地。  

“怕死怕死……”二人被普渡大神的这一问,全身各处都失去了控制。  

“请大神饶命,我不想死啊!”男子慌忙磕头拜道。  

普渡大神听后大笑。  

“你们俩放心,我是来救助你们的,我不会杀你们。”就在二人的心渐渐沉下来时,一股强烈的气息直冲老人,“你黄量,卖假药二十余年,你跟我说,你为了什么?”  

老人没想到普渡大神会这么了解自己,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请大神恕罪!”黄量只好求饶,并坦白了一切,“假药利润高,我纯粹是为了多赚些钱,我从来没害过人呢!”  

紧接着,那股气息便绕过黄量,直奔那名男子。  

“黄鑫!”  

“小民在。”男子见黄量没事,自己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你死逼黄量为了什么?”  

“小民也是为了钱,老头……不不不,我爹太抠,那些钱总是舍不得放手。我这样做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啊!”  

普渡大神听后,轻轻笑了笑,好像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似的。  

“玉帝派本尊下界来教化世人,来消除人们的不实之心。我要让你们俩来当本尊的使者,向世人播撒恩惠,让人心善化。你们俩可否同意?”二人没想到自己可以当神仙的圣使,皆激动万分,二人刚才脸上的失惊之色顿时全无。  

“我们俩该怎样做?请大神明示!”黄量问道。  

“你们俩先起来。”声音刚落,普渡大神便施法将二人托起,“我会给你们俩永远使不尽财富,并给你们超人的能力,你们俩就把财富分给世人,给他们所需要的一切,以安其心。你们俩要尽快办好此事,本尊也好回去交差。”  

二人听后,好像是得到了重生,以前心里种种的污秽顿时消失不见。父子毕竟还是父子,黄量与黄鑫微微对视一眼,彼此心中之事便以明了。“小民一定不会辜负大神的期望,请大神放心!”黄量道。  

那股气体不知怎么回事,猛地瞬移到二人身旁,强烈的气流疯狂地冲击着二人的心脉。  

“你们俩办事要忠心,我不会亏待你们俩的,我要是发现你们俩办事无心,你们俩是跑不了的。明白吗?”  

此时的二人好像感受到了死亡之气渐渐逼近,双腿便本能地往下弯曲,不过强烈气流让他俩任何动作也做不了,只能直直地站在那儿。“请大神放心,我们俩都明白。”黄量狂乱无序的神经忙指使着自己给其回复。  

“好,我相信你们俩的忠心。记住,万万不可暴露你们的身份。如果你们俩有什么困难就发动找本尊的念力,本尊立刻就会出现在你们的面前。好了,你们俩回去吧!”随着普渡大神声音的落下,二人眼前的一切顿时消失不见……  

“还钱还钱……”四周摄人心魂的依旧围绕着黄量黄鑫二人。  

此时的黄量微微一笑,猛地直起正在往后退的身形。站在黄量跟前的黄鑫见黄量站起,忙站到一旁。  

“大家不要吵,我现在就把钱还给大家。”黄量试着来平息这混乱的场面。众人听后皆收住正向外散发的气力。“我不仅要还给大家,我还要以十倍百倍之财来弥补大家的损失,在场的所有人,我一人给十万!”  

众人听后大惊,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家排好队,来者有份。大家以后买药,我一分钱也不要,大家要什么药我给什么药……”  

自此以后黄量黄鑫父子二人就这样一直执行着普渡大神的命令。人民的财富就这样在他二人的赠予下越来越多,同时人们之间的利益纠纷也越来越少……  

【二】  

“快点抓小偷……”一群人追着前方一个拿着公文包向前疯跑的人大喊。就在这个小偷拐弯跑进一个胡同后,突然被一只庞大的力量抓着他并将其拽进了一座院子里。当这个小偷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时,一名男子猛地将他按在墙上。  

“你为什么要偷东西?是因为没钱吗?”  

小偷好像还沉浸在刚才的那一抓上,神情一直都在颤抖着。不知男子的声音在小偷的耳朵中游走了多长时间,最后小偷缓缓把眼睛投向眼前的这名男子。  

“谢谢你救了我。”小偷慌乱地笑了笑,好像并没有听到男子的话。  

男子听后极其生气,将重新凝聚的力量全数打到了小偷的身体里。  

“我问你话呢?”  

此时的小偷被男子的凶狠的眼神吓得直打颤,在男子的威逼下只好全数招来。  

“我……这是替别人偷的,那个人说只要我帮他偷来这个包,他就给我一大笔钱。”  

男子听后不屑地笑了笑,慢慢松开了小偷的身子。“我给你一辈子都用不完的财富,以后你能保证不偷不抢吗?”  

小偷听后甚是喜悦,不过他转眼一想,便嘿嘿一笑。  

“您这不是开玩笑吧?”  

“开玩笑?”说着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递给小偷,“这是一张二百万的支票,放到银行里吃利息也够你用的。”  

“谢谢您,我以后肯定不做小偷了,”小偷欣喜地“检查”着这张支票,“那我可以走了吗?”  

“嗯。”男子紧皱着眉头,“赶紧滚!”  

此时的小偷并没有在意男子的话语,在男子的指令下便往外走去。  

“等一等。”小偷刚抬起脚,一个浑厚的声音便向他冲来。“鑫儿,你也不想想,谁会让人去偷公文包啊?”  

话音刚落,黄量就慢慢出现在了院落中。“爹,你怎么不在房间里歇着啊?”黄鑫早已没了当初的那种“霸气”,此时的他却成了一个孝子。  

“你先别忙着走,”黄量忙抓住正准备开门的小偷,“你跟我说实话,你为什么要偷这个公文包?”黄量冷冷一笑,“你最好听话点,我能让你快乐也能让你痛苦。”  

刚才还在天堂的小偷,此时却落到了地狱,虽然没人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可是他却显得非常的痛苦。  

“我……这……”小偷吞吞吐吐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快点说啊,耳朵聋啦!”黄鑫一看到小偷此时的表情顿时大怒。  

小偷一听到如此强劲的声音,身体猛地一颤。  

“这个……”小偷被二人发出的威势死死地笼罩着,自己的嘴好像不听使唤似的,“这是一个人让我偷来的,这个包里装着一块无价白玉。听说,那人要用这块白玉送给一位美女当定情信物,最后他没办法,才让我将这块白玉偷来。”  

“白玉?”黄量立即把目光投到那个公文包上,“把包给我。”  

小偷看着黄量尖锐的目光,心中猛地一晃,只好把包交给了黄量。黄量打开包,从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或者是这个小盒太过奇特,黄量仔细地打量着这个盒子,半天都没打开。当黄量回过神,缓缓将盒子打开后,一股柔和的白光唰的一下便冲进了他的双眼。黄量打量着这块玉连直呼其美,此时的他好像被白玉夺走了魂魄,好一会都没回过神来。  

“爹,这个人让不让他走?”黄鑫看着失魂的黄量。  

黄量的魂魄被黄鑫的亲情之力渐渐拉回体内,黄量回过神有点慌乱地看了看傻傻站在那儿的小偷。这是一位神仙教导人们向善的方法,我不知道什么才是真的善,我想用这种方式问问大家,什么才是善?

“你先走吧,这个东西就当是我买的。”  

小偷听后,忙拔腿走出了这间院子。  

小偷走后,黄量又把目光投向了这块玉。  

“鑫儿,这块玉真是世间少有啊!你快看……”黄量忙给黄鑫说起这块玉的成色。  

“好!”当二人的神态全部都在这块玉上时,突然一个强劲的声音将二人的魂魄打入了各自的身体里。  

二人听后忙跪地并慌乱地扫描着上空。  

“不知大神前来何事?”黄量对着前方的空气叫道。  

就在二人正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时,一股透明无序的气体突然出现在二人跟前。  

“你们俩先起来。”二人听后皆缓缓站起身。  

黄量见普渡大神现身,灵机一动忙上前,托起手中的白玉。  

“这是小民刚刚得来的一块美玉,请大神笑纳。”  

“大胆!”接着一股气力直冲白玉,白玉顿时分散归空。黄量见状大惊,他没想到普渡大神会有如此反应。“顽石而已,要之何用?”  

“请大神恕罪,小民也是一番好意啊!”黄量忙请罪拜道。  

“好了,本尊也无意怪罪,”此时普渡大神突然把声音放平。“最近你们俩办事还可以,这些本尊都看在眼里,不过你们俩还得抓紧。谁想要钱就给他,只要他能平息怨气,明白吗?”  

“我二人明白,请大神放心。”随着普渡大神柔声的扩散,黄量也渐渐收起惊慌之色。  

就在黄量为自己庆幸时,普渡大神的气力突然逼来。  

“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提醒你们俩,别忘了自己的任务,那些什么破石头最好别碰。到大功告成之后,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好了,你们好自为之吧!”随着声音的落下,普渡大神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在了这里。  

普渡大神走后,黄量一直都愣在那里,或者他这是后怕,他怕普渡大神一发火,自己就会消失不见。大概是人活的时间越长越舒服就越想继续活下去,活的越艰难就越想死,就像人们对财富的追求一样。  

此时站在一旁的黄鑫突然微闭双眼,他好像感受到了什么。  

“爹!”黄鑫忙走上前,“南方有怨气传来……爹……”  

不知人一老是不是反应就变慢了,好一会黄量才慢慢回过神。  

“哦?”不知黄量在想着什么,神态虽回,但是还有一部分游离在外。“那现在就走……”  

说着,二人瞬间便消失在了这里。  

【三】  

在街头的一角,一名男子半躺在路边,低着头,头发十分散乱。身上穿着褶皱并且破烂不堪的衣服,在前一“秒”他这一身应该是正装,不知为何,他会有如此打扮。此时的他,就像一棵被火焚烧到一半刚刚熄灭的大树,身上还冒着余烟……  

“你这是怎么了?”黄量二人瞬间移到男子身前。  

正在出神的男子听到如此近距离的声音,顿时浑身慌乱,忙用脚蹬着往后退,可是他后面是一面墙,不过他的退力却让他靠着墙站了起来。“你们是谁?”男子依旧浑身打颤往一旁移动着,并试图远离眼前的二人。  

此时黄量的身上好像透着一股霸气,不知他这种气场何时修炼出来的。“我们是来帮你的,”黄量慢慢逼近正往一旁挪动着的男子,“我不会伤害你,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躺在这里?”  

话后,不知为何,黄量却停下了脚步。  

男子往后退的时候,本来的神态也在慢慢恢复。当他看清眼前的二人时,便随之停下慌乱的神经,血液也慢慢趋于平和。  

“帮我?怎么帮我?”男子开始思考着黄量刚才说过的话。  

或者男子失落到了极点,并没有怀疑为什么会有人突然来到这儿,并且还说要帮自己,大概是他的求助欲望太过强烈。  

黄量看到男子现在的状态,不自觉地一笑。  

“帮你?我问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此时黄量好像显得有点不耐烦,大概是这几天事情太多的原因吧。  

“我……”男子好像很难开口,不自觉地低下了头。接着他飞速运转的大脑又把他的头给拖了起来,“我本想希望可以一夜暴富,昨晚我拿着自己这几年所有的积蓄来到前面那家赌场。可谁知昨晚我的点竟会出奇的背,一把都没赢,最后还欠了赌场十万。唉……”男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顿时又把头低了下去。  

“你不会说还他们不就是了?”一旁的黄鑫忙走上前,心中好像很气愤。  

“我……我哪有钱还呢?能活着就不错了!”男子回忆着昨天晚上的事,此时的他好像又后悔又庆幸。  

黄量听后不屑地摆摆手,“好了,我现在就能帮你。”接着黄量向黄鑫使了个眼色,“鑫儿。”  

黄鑫从身上掏出一张支票走到男子前。“这是二百万,好好反思一下,别急……”不知为什么,黄鑫的话语特别沉重,好像还有很多话要说。男子下意识地接过支票,不知他在想着什么。  

“走吧鑫儿!”黄量快速地拉过黄鑫,瞬间消失在了这个不知名的地方……  

“鑫儿,咱们再去最后一个地方,咱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父子二人对坐在一座院落中,感受着这里清静的优雅。  

“哦?”黄鑫听到此处十分高兴,“真的吗?”  

“我感受到全世之中,只有那个地方非常空荡。”  

“什么地方?咱们现在就走吧!”黄鑫此时显得有点着急,因为他很想结束这段路程。  

“不用急,就在南面的山上。”  

“山上?”黄鑫好奇地回过头向南方看了看,“咱们现在就去吧,这事早完早轻松,咱们也好向普渡大神交差。”  

黄量听后笑了笑。  

“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是那么猴急。”说到此处,黄量止住笑容叹了一口气,微皱着眉头看着黄鑫,“现在看见你,就想起了你的小时候。小时候爹没怎么管过你,这都是爹的错啊……唉!好了不说了,咱们现在就去……”  

说着二人起身,瞬间便到了这座山上。  

“爹,那人在哪呢?”黄鑫看了看四周,除了树木什么都没发现。接着他又微闭双眼,“爹,我怎么感受不到这里空荡不实的气息啊?”  

黄量看着黄鑫呆滞的表情不自觉地笑了笑。  

“你还是太急,不能将普渡大神赐予我们的能力完全发挥出来。”接着黄量微闭双眼,轻轻向前一伸手,“那人在前面,走……”  

当二人走到一间石屋旁时,只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正弯着腰捡着地上的树枝。二人见状不自觉地对视了一眼,黄鑫领会便慢慢走近老人。“大爷,最近好吗?”  

那位老人听到有声音传来便缓缓直起腰,看着眼前的黄鑫笑了笑。  

“好,你是来旅游的吧?”  

黄鑫听后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点点。  

“大爷,您是自己在这儿住吗?”黄鑫指着旁边的石屋。  

“是啊!”  

老人好像很舍不得自己手中的事,还没说两句话又弯下了腰。黄鑫对于老人的表情感到很不可思议,他并没有看到老人脸上的愁容。他那个掏支票的动作做了不知多少遍,可此时的他好像忘了这个的动作,或许他在这里无法使出自己的那种慈悲之心。  

“大爷您一人在这里孤独吗?”  

老人大概没想到,竟会有人无故地关心起自己来。  

“孤独?”老人又笑呵呵地直起腰,“孤不孤独跟人自身有关,更何况世上就不该有孤独的人……”  

黄量一人站在远处微闭着双眼,他并没有看着前方发生的事,他好像在等着什么。  

黄鑫听后无奈地笑了笑。  

“大爷,您说话真有意思。”  

老人拿着自己刚刚捡起来的树枝,慢慢走到黄鑫跟前,他大概从黄鑫的话语中听出了他的疑问。  

“小兄弟,”老人指着身旁的一棵树,“你看这棵树它孤独吗?”  

黄鑫听后便看向那棵树,他微皱着眉头,顿时心中的疑问变得更重了。  

“不知道。”黄鑫摇摇头。  

“这棵树它不停地吸取着养分,以供全身的生长。孤独是因为内心的缺失,这棵树纵使再活个一百年它的内心依旧会很充足。万事万物对它来说都不会有得失,它创造出东西却不持有,因为它明白,纵使自己把持这一切,它也什么也得不到。它们明白,它们身上承载着宇宙的智慧,其实我们人类跟它们差不多,不过我们没有认清自己的本相。我在这儿挺好,意念充实,我怎么孤独呢?”  

“哦?”黄鑫听后渐渐明白过来,不过他还是皱着眉头。  

“我给你一千万,你能离开这里吗?”不知黄量何时已走到这位老人身旁,他的瞬移速度好似快过了他的声音。  

老人见到此状甚是惊讶,不过脸色瞬间又恢复如常。  

“这位先生,您为何要无缘无故地给我一千万呢?”  

黄量背过手很不屑地瞟了一眼老人。  

“我这是做善事,可怜你在这荒无人烟之地。”  

老人听后微微一笑。  

“多谢您的好意,我并不需要这些钱。”  

“什么?不需要?”黄量听后很惊讶,紧接着他的这种惊讶又转变成了愤怒,“本尊是奉天神之命,来向世人播撒恩惠,使人善化,而你却不接受?!”  

老人听后只是淡淡一笑。  

“多谢您的好意,我真的不需要。”  

黄量看到老人的笑容,内心的愤怒瞬间又提升了一截。  

“你不信我说的话?”  

黄鑫见黄量发怒,忙上前劝说。  

“好了爹,咱们的任务完成了,咱们去找普渡大神交差吧。”  

“鑫儿,你内心的意志怎么如此不坚定?最后的事必须办完。”接着黄量又把目光投向老人,“你必须接受上天对你的恩赐!”  

“这位先生,您还是把这些钱给需要的人吧。我还有事要做。”  

话后,老人便转身走向自己的小石屋。  

黄量从来没见过敢拒绝自己的人,心中的怒火开始慢慢窜出体外。黄鑫见黄量的神态不对劲,忙出手阻拦。  

“爹,你先等一下。”说着,他便追上老人,“大爷您先别走,”黄鑫将手中的支票递给老人,“这件东西您还是拿着吧,找一个好一点地方住下。这毕竟是善意的资财。”  

老人听后缓缓转过身看着黄鑫,脸上的笑容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紧皱眉头”。老人依旧没接过支票,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什么是善啊?”老人问黄鑫。  

“对别人好就是善。”黄鑫回答得很利索。  

“你说的不错,但也不全对。按己之所需立于天地之中,才是善啊!就像我身边的这些树,它自己需要的东西很少,它们从来不要那些多余的,因为它们明白‘多了就是累赘’的道理。小伙子,你需要的又是什么呢?”  

黄鑫听后看了看身边的这些树,他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一派胡言,凡夫俗子懂什么。”黄量身上的怒气依旧没消散,他缓缓走到老人身旁,“如此高深的道理你能懂什么?”  

老人听后无奈地笑了笑。  

“先生您的心博大无边,我确实无法理解。不过善存在于万物之中……”  

“好了,别说了!”黄量庞大的怒气立即将老人正酝酿的话语统统给封杀在了萌芽之中。“胡言乱语……”  

接着一股强大的气力从黄量手中迅速冒出并直冲老人,随着那股气体的爆炸,老人的肉身也随之消失不见,好像是归入了空气当中。正在思考着的黄鑫见到此状大惊,同时他那运转的着思路也被这一股气力给冲得七零八落。  

“爹,您这是在干什么?”  

黄量听后冷冷一笑。  

“鑫儿你还是年轻,做事不够果断。这也是消灭空荡不实的一种方法啊!”  

“好,说得好!”  

突然一股可以同化一切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冲来,接着一股透明无物的一团气体瞬间出现在了二人跟前。  

“多谢大神夸奖!”黄量恭敬道。  

“短短两年,你二人的任务便已完成,你们果然没辜负本尊的期望,现在你们俩就跟随本尊去天庭交差。”  

“是。”升天?这大概是黄量梦寐以求的事。话后,普渡大神并没有立即带二人离开,大概他还有事要办。  

“不过有人六根不净,整天胡思乱想,不能升天。”  

黄量听后心中猛地一慌,刚刚他还在兴奋的事唰的一下就被此语给打得粉碎。  

“大神,小民可是一直都忠于您啊!”  

“你说的这个我都明白,不过我说的不是你。”  

突然一股透明的强大气力直奔黄鑫而去。正在恭敬地站在那儿的黄鑫感到一股力量向自己压来,便忙回身防御。不知为何此时普渡大神却将那股气力控制在了黄鑫的防御圈上。  

“黄鑫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不知道,请……大神……”强大的压力几乎让黄鑫说不出话来。  

“因为你还是个孩子。”  

话音还没落,普渡大神猛地加强气力,可怜黄鑫的肉体怎能抵得住神威的压力,顿时烟消云散……  

黄量看着自己儿子消失的地方,眼神不住地闪动,不过他一句话也没说。  

“黄量你恨我吗?”普渡大神快速移动到黄量身旁问道。  

“不恨?”黄量果断地回答道。  

“为什么?”  

“因为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恨大神?”  

“好!你果然比黄鑫要强得多,咱们现在就去天庭。”  

说着,普渡大神便将黄量收入身体当中,瞬间消失在了这个地方……

相关文章:

由爱可奈最新番号:H-068MXBD305封面

小时候做过的污|唔,宝贝越来越紧了

开车就是啪啪的意思,嗯嗯嗯轻点好疼太紧

经典乱小说篇合集 被好几个男人轮着干

贝童彤 康熙来了中詹子晴说的闺蜜是谁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