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之浪货用力夹,辛辣h短文100字

2020-06-24 12:58 · 潜江资讯网

我赶忙起来穿衣服,可是因为手指的伤,一通忙碌竟然穿不上,关键时刻还是林教授镇定,他有条不紊的帮我将衣服穿上,然后指指阳台,将嘴巴贴在耳朵上说:“你去给你老公开门,我躲在阳台,等会儿他进来以后你就将他带到卧室,我好出去!”

“这……”我有些慌乱,不知如何是好,林教授却已经去到阳台藏好。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心如鹿撞的去给老公开门。

……

打开门,见到门外风尘仆仆归来的老公,我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眼角下意识的望向阳台。老公则绕过我,换上鞋子走进屋里,跟我说这次的项目提前完成,他迫不及待的连夜赶回来。

说着,他四处转悠着,问我:“小雪睡了么?”

小雪是我们的女儿。我答应一声睡了之后,老公就想去阳台,我见状顾不得其他,赶忙冲上去拦着,呼吸粗重的望着老公。老公见我这么激动,一下子愣住。

我怕他多想,紧接着就一把将他抵在墙上,踮起脚尖吻他。

老公的一双大手顺着我的身体熟稔的往下摸,探到那个水流潺潺的地方。

他在我的耳旁说:“老公不在家,自己一个人就发骚么?”

我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平日里老公要是这么说,我肯定会生气的将他踹下床,可是今天林教授还在家里,我顾不得其他,冲老公点点头,嗯一声之后,就被老公一把给拉到卧室里,摁倒在床上。

老公见我动情的样子,还以为是我思念他,十分卖力的在我身上耕耘起来。

我享受着老公带来的充足,渐渐也有了感觉。

终于,老公没了力气,将我颠倒在上面,我看着身下的老公,正欲动作的时候,却突然看到林教授的身影,出现在卧室门口。

遭了!刚才老公将我拉到卧室的时候,没有将房门关严,此刻林教授正站在门口,透过门缝看着我们,而他的裤子,则拉到膝盖处,那个丑陋的家伙正直杠杠的对着我。

刚才老公背对着他,所以他有恃无恐,而现在我在老公身上,刚好将他这一幕看的真切。

可是,林教授的目光,却充满着渴求。

莫名的,一股热流从脚趾涌向我的全身,看着林教授那灼热的眼神,感受着老公结实的身体,我咬着嘴唇,闭上眼睛,慢慢的抬动着自己的臀,幻想着是林教授在我的身下,而非是我的老公。

第八章

第8章

我被自己的幻想给吓一跳,感觉到身体深处的猛地悸动一下,然后忽地睁开眼睛,身体止不住的颤栗,飘向云端。而林教授,却早已不在门口,借着灯光,能看到门前的地上,有一滩浊白的东西。

我的身体痉挛一般的颤栗,老公也忍不住的涌动。

我一下趴在老公的身上,鬓角的秀发都被汗水浸湿。老公满足的抱着我,轻轻的吻着我的脸颊,十分疼爱。

“老婆,你今天真骚,我好喜欢你这样。”老公贴在我的耳边,坏笑着说。

他的话让我从幻想中脱离,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捂着身子下床去了外面的洗手间。

林教授已经走了!我赤净着身子,在卫生间里拿花洒冲洗着刚才的地方。今天是危险期,刚才又没有给老公采取措施,要是再怀了可怎么办,我可不想再生孩子。

冲洗干净之后,为了保险,我又吃了一片妈富隆,才回到床上。我老公还四仰八叉的躺在那里,嘴里叼着事后烟,神色暧昧的看着我。

莫名的,我有些厌恶,将一卷纸丢过去,让他赶紧擦干净睡觉,然后警告他不要在卧室里抽烟,我讨厌烟味。

其实,我跟老公的感情是很好的。结婚这么多年,他一直对我恩爱有加,特别是女儿小雪出生以后这四年间,我基本上什么都没有做,但是物质条件却没有变差,相反却越来越好。

而老公也不像其他商务一样,酒色财气沾身。我老公非常洁身自好,出差在外也不忘每天夜跑锻炼身体,他更是无时不刻的提肛。所以在床上的功夫,其实是足够满足我的。

可是我的脑海中再度出现林教授的身影。

……

老公这次是完成一个大项目回来的,可以在家休息一周。所以第二天我们全家就去郊游,在外面玩了几天才回来。或许是郊外的空气清新,在外面的两天我并没有想起林教授。

郊游回来的那天傍晚,我跟老公带着从乡下买回来的土特产乘电梯上楼,结果就在电梯门快要关上的时候,林教授突然走了进来。

他冲老公点点头,就站在我的身边,跟我手里牵着的小雪笑着打招呼:“小雪你们这是去哪儿玩了呀。”

“小雪,告诉林伯伯,咱们去的玉华山。”我老公在一旁搭话。

小雪如实回答,我夹在中间,原本是有些害怕的,见他们这样,提起的心也有些放松。

可就在我刚将心放下,忽然间我就感觉到屁股上袭来一张温热的大手。那只手毫不客气的放在我的股尖上,用力的揉捏着。一刹那,我的心就提到嗓子眼。

我有些惶恐略带乞求的看向林教授,林教授却冲我笑笑。

漫长的电梯终于到达家的楼层,刚一到达,我就抱起小雪,快步走出电梯。等打开门回到家里,我一下瘫软在沙发上。

没想到林教授是这样一个人,竟然当着我老公的面,这么对我……

瞬间,我为自己感觉不值。

老公提着东西回到家里,不怀好意的笑着凑到我的面前,悄声的说:“老婆,刚才当着外人的面摸你屁股,爽不爽?

第九章

第9章

“你……”

老公的一句话,让我刹那间说不出话来。刚才摸我的,竟然是老公?

他似乎没有觉察到我已经生气,而是贴到我的身上:“你不知道,刚才那老头好像发现了,整个人眼睛都直了,盯着你的屁股不撒眼。嘿嘿,我感觉蛮刺激的。”

“赵国栋,你无聊不无聊,竟然当着外人的面那么对我……”莫名的,我感觉到有些委屈,我一把推开老公:“你不知道我最讨厌这样的男人……”

我老公见我突然翻脸,也有些生气:“不就是摸一下么,不至于,再说咱们都老夫老妻,不还是图个刺激,跟你开玩笑呢,别这么生气。”

“开玩笑,呵……”

我心中离奇的愤怒,狠狠的瞪老公一眼,夺门而出,离开家里。

或许,我只是怕林教授误会?

原本这次老公回来,我们还算开心,但是因为这件事,后面的几天我们两个关系都有点紧张。

又过了两天,老公就出差走了。

刚好他走的这天,我治疗乳腺增生的药膏也用完了。在晚上的时候,我心情有些忐忑的敲开林教授家的门,告诉林教授药用完了。

我原本期盼着,林教授能让我去他家,帮我开药。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林教授只是说一声知道了,让我明天去她坐诊的医院拿药,就将门给关上。

看着冰冷的木门,我的心情有些失落。

不过我第二天还是赶到林教授坐诊的医院,想找他拿药。

结果我赶到林教授的门诊室,护士问我是方媛女士吗?然后让我上四楼X光室,林教授在那里等我,要给我复诊。

啊?我愣怔一下,才赶忙乘电梯去四楼。

早上医院的电梯总是十分繁忙,我好不容易才挤进电梯里,结果电梯门正要关上的时候,林教授突然又出现在门口,他挤进来,跟我的身体贴在一起。我能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上那淡淡的中草药的味道。

医院的电梯是非常挤的,我被林教授给挤到电梯的角落处,我仰起头望着她有些花白的头发,他却目不转睛的望着楼层数。

忽然间,一双大手出现在我的屁股上,而这次他没有留情,直接伸进牛仔裤里,隔着一层薄薄的蕾丝,跟他曾经见过的地方来一次亲密接触。

电梯里的人非常多,我的脸羞红的不行,享受着那细长手指带来的触感,身体颤栗的缩成一团。

电梯到达二层,一群人下去,又是一群人上来。我们两个往电梯角落里走去,而我感觉到在走动的过程中,他的手指又进攻几分。就是这短短的几分,就让我呼吸粗重,有些承受不了。

我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发现周围没人看我后,整个人投在他的怀里,紧咬着自己的牙齿。

等电梯到达四层的时候,我整个人几乎虚脱,身体静静的颤栗着,享受着从未有过的云端飘渺。

电梯里的人都走光了,林教授松开我留下一句我在X光室等你,就走了。

我整理一下自己的牛仔裤,扶着轿厢有些虚弱的走出来。

到卫生间里整理一下已经浸湿的内裤,犹豫一下,将内裤给脱了下来,装在包里,这才去X光室。

第一十章

第10章

原来,林教授不放心我的乳腺增生,要用X光帮我拍个片,好好检查一下。

X光拍完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取片,林教授就让我去他在四楼的休息室等他。

我坐在林教授在医院的休息室,看着他挂在墙上的各种荣誉证书,以及病人送来的锦旗,有些怔怔出神。

个把小时后,林教授就拿着片子回来,告诉原本已经消减的硬块又变大了。他冷着脸问我,是不是老公回来这几天,没有坚持涂药膏按摩。

我有些含羞的点点头,林教授叹息一声,说媛媛你怎么能这样,这个药膏只有坚持才有用,你中间断了,很麻烦的。

啊?我脸有些红,小声问林教授有没有补救的办法。

林教授说有,针灸。

那……针灸吧!我低着头说。

说着,就顺从的将外套脱掉,躺在林教授平常休息的床上。

林教授本想让我去针灸室找别的大夫,见我这样,犹豫一下,还是取来针灸包,取出细长的银针,让我掀开上衣,他要在胸前找穴位。

他只是让我掀开衣服,我看看他有些躲闪的眼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将上身的所有衣服全都脱掉,就那么袒露着自己引以为豪的两团雪白粉腻的胸部,直挺挺的看着他。

林教授持针的手有些颤抖,我看到他喉头涌动一下,对我说:“媛媛,其实你没必要这样。”

我没有说话,乖巧的重新躺回到床上,目光柔和的看着林教授。

林教授叹息一声,重整一下心神,凝眉下针。

银针刺入我的胸前,我感觉到一股热热的感觉,渐渐的有些酥麻感,等林教授第三针下去的时候,我控制不住的轻吟一声,手轻轻的捉着林教授的腿。林教授则轻轻的捻动着银针,我手上用力,一不小心就隔着一层布料,碰到了一团坚硬,我只顾着自己的感觉,根本就没细想,就抓住了。

林教授浑身一激灵,但还是屏住心神,继续施针。

那种酥麻的感觉从我的胸部顺着雪颈到头,又从头到脚,到最后汇聚到小腹部,热融融的,让我忍不住的轻呻慢吟,脸颊绯红。随着林教授手中银针的轻微捻动,我的身体也像一只龙虾一样,在扭动着。

“教授……”我痛苦的叫着。

林教授看着我难耐的样子,一下伸手放到我的身体上,帮我处理小腹的灼热闷痒。

渐渐的,我浑身出了一层细汗。

手也不知何时放到林教授的衣服下面,想要感受那炙热。可是,林教授却轻轻拉开我的手,继续帮我施针。直到他将所有的银针都从我的胸前拔走,他都没有让我得逞。

扒掉所有银针,林教授拿过方巾帮我擦拭胸口,我看着近在咫尺的他,一把摁住了他正在擦拭的手。岂料林教授却甩开方巾,冷冷的留下一句你自己擦一下,然后就要走。

我见他这样,再也顾不上其他,光着脚冲下床,绕到他面前,拦在他面前说:“你吃醋了。”

“我没有。”他的声音冷冷的。

“你就是吃醋了,不然你根本就不会在电梯里那么对我,你就是吃我老公的醋,看他那样对我,以为是我在向你炫耀,所以你今天才那么对我。”我一口气将心中想法诉说出来,然后一把捉着林教授的手,放在我袒露的胸口上,让他的五指,捉着那丰盈的坚挺:“教授,对不起,那天不是我故意的,回家我就将老公骂了一顿。”

林教授僵在原地,目光中有些动容。

我见他这样,就整个人贴上去,钻到他的怀里,弱弱的说了句:“抱抱我,好不好

相关文章:

按摩师不要嗯啊哦好爽 嗯啊宝贝真骚办公室

人与动物杂交 德国人与动人物xx

《深夜食堂》朱琦郁“包紧紧” 直播节目流量减少

总裁嗯啊别舔那里 好爽 好棒别舔了快用力

总裁你太大了快一点,被插进阴道的故事